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毕业回来啦!

[喻黄]With You(二)

[喻黄]With You
#原梗来自离乌#
#私设有一丢丢#
贰)
黄少天迷迷糊糊听到许博远奥特曼闹钟的起床铃,接下来有人爬起来穿衣服,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声。接着,一只凉凉的手轻轻拍打他的脸,叫他起床:“少天,少天,该起来啦。”声音是说不出的温柔好听。
声音好听归好听,但是非常陌生。
这说话的是谁啊!
黄少天口齿不清地嘀咕着,费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秀好看的脸,不过黄少天可以打包票,这货他见也没见过。
“你你你你你你谁啊!”他马上爬起来,把被子拉到胸前,“你你你你怎么会来我的寝室啊你哪个寝室的啊我怎么没见过你你这是私闯民宅犯法的啊!”
对方有些无奈地笑笑:“少天你怎么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的上铺喻文州啊!”
什什什什么!!!
喻文州?!
就是那个昨天他创造出的人物喻文州?!
不会吧……
黄少天马上拿起手机,翻来覆去都没有找到许博远创的那个原创语c群。不会吧……
这时候郑轩拿着漱口杯从卫生间里出来,显然是已经刷过牙了,看到黄少天和喻文州,问:“还愣着干啥,快起床!舍长他们早餐应该买回来了。”
“郑轩……!”
“咋?”
“他就是喻文州?”黄少天还是不敢相信,便拉着喻文州的袖子问。
“哎哟黄少你睡傻了吧。他不是喻文州还能是谁?都睡你上铺一年了。压力山大啊……”
黄少天一脸蒙逼。

[喻黄]With You

[喻黄]With You
#原梗来自离乌#
#私设有一丢丢#
壹)
黄少天是语c圈的大大。圈名是夜雨声烦。混的是原创语c。
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码着人设,那是他舍友许博远建的新群,毕竟又是圈子里的好友,还是得“捧捧场”的。不过,他来这个群里玩的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想到了一个新的人设。
人设名字叫——
喻文州。
黄少天摸了摸下巴,嗯名字朗朗上口,好听!
自我感觉良好的他又继续写其他的。外貌——
黑色头发,中分balabala重点是长得耐看。
身高——
178。
性格——
那就是理想男友的性格啦!
温柔,那是首要的。
还要……
脾气好,但是不代表不发脾气。
会做饭。
黄少天充分发挥自己的大脑,展现自己特殊的语言表达天赋,把原本30+的要求硬生生地写到了300+。
当然,这仅仅是性格。外貌方面也扯了个200+。
万万没想到,写完这人设之后,这大长条霸占了所有人的屏幕。
霸道总裁爱上我~☆
圈里人都知道,原创语c,填完人设后,大多数是需要公屏截图上传群相册的。
别人家的人设就算再长,也顶多截个两张或者三张。
但是让我们来看一下夜雨声烦大大的。
最少的是身高那一栏,哦对了还有名字。
外貌200+,性格300+,爱好150+,连没有必要填的备注,他也填了100多字,主要还是介绍蜜汁身份。
不过,这也太能扯了吧!
夜雨声烦其实就是靠着老长老长的戏而出名,不过戏其实也挺不错的。
因为字数多,所以什么神态,动作,都被描写地淋漓尽致,他创造出的人设就像是活的一样,当然,喻文州也在其中。
让我们再来说说黄少天的宿舍。
宿舍是六人间,但是现在只住了五人:舍长魏琛,他,许博远,郑轩,徐景熙。黄少天的上铺没有人睡,所以大家有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统统放上面,反正宿管阿姨也不管嘛。
黄少天码完自戏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这自戏也突破了1000+,他原来还想继续码下去,但是明天早上开学迎接大一新生需要早起,所以只能匆匆收了个尾,爬上床,睡觉











家里停电不能继续码惹。手机也没电惹

新坑预告[江周]无人之境

暂定名字是这个吧。
刑侦paro。
有个主线剧情,由一些小的案件组成。
周泽楷是重案组组长。江波涛是痕检员。
涉及到很多专业的东西,但是我不是很懂啊。所以求捉虫。
这边还在更新另一篇原创的刑侦paro。所以一次性要想不同的案子,有些耗费脑力啊…。
就这样。
大概是短篇吧。
寒假里尽量完成。

〔喻黄〕七日谈-肆

手机弄不了链接。好sad。宝宝终于又来了。
配合《七夜谈》第二夜食用更加。



The  Second Night

  卢瀚文盼望着的生日终于到来了。
  他邀请了他的几个好哥们儿——其中也有微草班的刘小别前辈——来共享这个拥有二十来种味道的“巨型多味蛋糕”。外表和其他蛋糕极为相似,涂着好吃甜腻的奶油,还散发着甜甜的香气。看起来正常得不能更正常,但谁能想象这奶油还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呢?
  “卧槽!芥末味的!真是日了狗了!水……水……!咳咳……”黄少天刚吃一口摆在他面前的蛋糕,哀嚎道,“卢瀚文你丫是故意的吧!你丫一定是故意的!你过来爸爸保证不打死你!”说着,接过爱人递给他的水杯,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了下去。
  而此时的卢瀚文一脸害怕地躲在喻文州身后,可怜兮兮道:“我不知道的呀。看起来都一样的!文州爸爸保护我!要怪只能怪少天爸爸运气不好!”说着还扯了扯喻文州的衣角,怕黄少天真会来打他似的。
  黄少天又喝了好几杯水,好不容易舒服一些。再次看到那个缺了一口的蛋糕时,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让喻文州有多心疼就多心疼。“那少天来吃我这块蛋糕吧,是奶糖口味的,我想你会喜欢。”喻文州将自己那才吃了一点的蛋糕挪到黄少天面前,黄少天尝了一口,快速在对方脸上“吧唧”一下:“文州给的东西最好吃了!满满的幸福!文州我爱死你了~”最后的尾音让人听了忍不住一颤。
  喻文州轻笑,凑过去蹭了蹭对方的鼻子——那是他俩最爱的动作之一。他看着黄少天明亮的棕褐色眼睛,开口:“正因为我也爱你所以要给你好吃的呀。”
  一瞬间,学生们不约而同捂住了眼睛。
  “非礼勿视啊非礼勿视!”
  “秀恩爱的自带闪光弹!我后悔没把墨镜拿过来了!啊完啦要瞎啦!”
  “两位老师在一大群未成年人面前秀恩爱真的好么好么好么!”

  享用完蛋糕后,大家挪出一块空地,围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轮到喻文州,他选择了真心话。
  “那么教授,你跟黄老师第一次接吻是在什么时候?在哪里?”
  喻文州对于关于黄少天的每一件事都记得清清楚楚,更不用说这个了。几乎是不用回忆,喻文州便回答:“在少天的家里。那时候刚跟少天遇上,没有住的地方,就在少天家住了一个晚上。因为要去荣耀之城参加比赛,想和少天组搭档,自然就接了吻签订了契约。”
  他倒是不介意说得更加详细一点,低头看了看手背上淡蓝色的印记,回忆到从前,又不自觉地笑了出来,补上一句:
  “那时候,能遇上少天实在是太好了。”








——To  Be  Continued——

2015年度总结

好那么我也来总结一下下吧。

我啊,是从……高二上学期开始入全职坑的。
一直到现在。
从高二到高三,将近有一年了。

但是,lof的话,是从今年四月开始的。
半年多的时间,我也能到一百fo我太开心。

我吧,文笔不好。
有时候看着自己文的热度,就有些难受。
后来想想,我能力可能也就这么一点了。
或者是,坑太多。

没办法,脑洞太大嘛。

我想要把那些坑的,全都删掉。
然后一心一意写个短篇中长篇什么的。


2016,希望我有大的进步。

[改编]少天的早晨

哈哈哈哈哈哈太魔性了哈哈哈哈哈哈笑死爸爸了!!

爸爸都唱出来了!!!

原曲:马丁的早晨

(每天早上总会出点事)

少天 少天

每天早晨你醒来

少天 少天

有个角色在等待

变成了剑圣真可爱 (真可爱!)

变成个女生不太帅 (不太帅!)

乐乐是你的好朋友 (我们去玩吧?!)

文州是你喜欢的男孩 (少天^_^)

少天少天少天

你是侦探破案神快

少天少天少天

你的故事好奇怪

少天少天少天

无论是校内校外

少天少天少天

有了你生活更精彩


(为什么总发生在我身上)



[喻黄]-七日谈-叁

The Second Day


我来一章一章地更。


配合喻黄七夜谈食用风味更佳http://1104621794.lofter.com/post/1d282b07_7b834b1


壹在这里:http://1104621794.lofter.com/post/1d282b07_8229a90


贰在这里2




-叁-


卢瀚文要去荣耀魔法学院上课了。与此同时,黄少天也拿到了相关证件,成为学院里的一名实习剑术教师。


 


开学几周后的某一天中午,黄少天来到喻文州的办公室,一屁股坐到对方腿上,愁容满面地对爱人说道:“文州啊,我虽然现在还在实习,也只交过咱儿子几节课,但我感觉到,他好像是有喜欢的人了。”


 


“哦?”喻文州听到对方的话,很明显来了兴趣。他摘下眼镜,抬起头,对上对方带着激动和点点愁绪的眼神,“少天继续讲?”


 


“噢噢噢噢好的!”黄少天一个激灵,差点又要陷在喻文州眉目间的温柔中了,于是赶紧道,“文州你还记得我们去荣耀之城参加魔法比赛的时候,小卢撞到过的一个人吗?”


 


喻文州想了想,记忆中好像确实有这么一件事情,不过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那个叫‘刘小别’的就是瀚文的学长,比他高两个级,在微草班。因为剑术课两个班一起上,班内组织一对一练习赛的,但是他就偏偏去找那个刘小别。要说是他没有搭档嘛,也可以跟我练习啊!但是你猜那小鬼怎么说!他说,‘我在家已经跟少天爸爸练习了好多次了,所以在学校里就不想跟少天爸爸练了!’这什么话啊!分明就是嫌弃我嘛!真是气死我了!”


 


黄少天越说越激动,语气里也带着委屈。“那少天就有更多的时间跟我在一起,不是很好吗?”喻文州笑着拨开一块太妃奶糖,塞到黄少天嘴里,“至少,无论少天怎么样,我都是不会嫌弃你的。”


 


黄少天含着糖,有些口齿不清地说道:“嘿说的也对哦!我更喜欢跟文州在一起!”原本他还想凑过去吃几口豆腐的,但是他的话刚说完,办公室的门又被推开了。


 


一个蓝色的“球”直直往喻文州怀里撞,吓得黄少天连忙起身。“文州爸爸!”卢瀚文仰着一张红扑扑的笑脸,甜甜地笑,因为刚刚跑过步,声音中叶夹杂着轻微的喘息,“马上我就要过生日了!”


 


喻文州揉揉儿子软软的头发:“瀚文生日想要什么?爸爸给你买。”


 


卢瀚文机灵的大眼睛转了一个圈:“我想要小别前辈!”还没等黄少天开口,他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今天小别前辈又跟我PK了!!文州爸爸你看我的院服都湿掉了!好爽!好久没有这么愉快地PK了!”喻文州低下头,发现儿子身上印有蓝雨标志的院服正湿哒哒地贴在背上,不禁皱眉:“瀚文待会去卫生间擦擦身子,顺便换一件衣服。衣服在我的储物手环里,否则要着凉生病的!”


 


“是!”卢瀚文敬了一个军礼,跑去拿了衣服,就冲进卫生间,换衣服去了。


 


黄少天自卢瀚文冲到喻文州怀里就被晾在一边,尤其是看着他俩的互动,他竟然有种“怎么办我的文州被儿子抢了”的感觉,并且这种感觉越来越浓。待卢瀚文换好衣服走了之后,他才一脸怨念地重新坐到喻文州腿上,勾着对方的脖子。他不是很重,所以喻文州也承受得了这些重量。


 


“文州我吃醋了!”简洁地将不满道出,又在对方脸上印下一个吻,“怎么办我就是吃醋了。文州你要向我认错!”


 


“少天觉得我犯什么错了,需要我向你道歉?”喻文州挑起眉,问道。


 


“刚刚文州一直在跟儿子恩爱把我忘了我当然吃醋了!这我就不开心了我有小情绪了所以晚上你要补偿我!”黄少天一脸理直气壮。


 


“什么补偿?”笑意不断从眼底蔓延开来。“那就……让我在上面一次?”黄少天眼里冒着精光,他已经无法停止脑补喻文州在他身下的样子了。


 


“好呀。”喻文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让黄少天觉得有些反常,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于是到了晚上。


 


“……哈……文州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嗯……文州你轻点儿……嗯……好棒……”



属于塔的守护神[江周]

属于塔的守护神[江周]

 

 

 

-壹-

 

我永远在沙岸上行走,在沙土和泡沫的中间。

 

高潮会抹去我的脚印,风也会把泡沫吹走。

 

但是海洋和沙岸,却将永远存在。

 

 

 

周泽楷拥有一座海边的瞭望塔。准确来说,他是这座塔的守护神。而塔,也是他从上任守护神手中继承过来的。他的前辈将塔交给他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小周啊,这塔就交给你了,要知道塔对于船只来说可是很重要的呀!”然后又语重心长地讲了一大堆,得到周泽楷坚定的眼神时,才放心离去。

 

 

 

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塔的周围也在不断变化。那片沙滩,从著名的风景区,变为只有两三个小孩玩耍的乐园。周泽楷也一直尽职地工作着,但是寂寞在所难免。

 

 

 

闲暇之时,他会走出塔,在沙岸上行走,在沙土和泡沫的中间,感受着舒服的海风。他想跟那群天真的孩子们玩,但无奈他是守护神,人们是看不到神明的。

 

 

 

于是他就在孤独和寂寞中度过每一天。没人跟他交流,他的话也变得越来越少。

 

 

 

周泽楷以为他会一直这么下去,只要有时间,他终究会习惯。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无法战胜孤独。他回想起前辈在卸任的那一天如释重负的表情,忽然明白了无论是人还是神,都是不喜欢孤独寂寞的。

 

 

 

直到某一天,那个人的到来。

 

 

 

他记不清那是他当上守护神的第几年,可能是二十五年,也可能是三十五年。这些日子对于神明来说不算多,但是在孤独面前,他还是觉得似是过了许久。

 

 

 

那个人推开塔底陈旧的木门,上了吱呀作响的木质楼梯。周泽楷知道是有人来了,但是他没有什么反应。反正人类是看不到他的,就算到达最上面,看到的也只有残破的墙壁罢了。

 

 

 

感受到身后的气息,周泽楷转头看了一眼来人。不由地呆愣了片刻。那个人长得挺好看的,尤其是那双眼睛,充盈着笑意,就在他回过头的那一瞬间,他听到后面那人说:“你好呀,我叫江波涛。”

 

 

 

于是周泽楷的头又硬生生地扭回来,他惊讶地看着那位自称是“江波涛”的男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动了动嘴唇:“你,看得见我?”

 

 

 

“对呀,”江波涛点点头,“毕竟我是掌管着这片海域的神明嘛。前几天从东海赶回来,听闻塔换了一个长得极为好看的守护神,便想来拜访拜访。”

 

 

 

周泽楷歪着脑袋想了想,觉得自己终于有伴了,也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你好。”

 

 

 

这天江波涛与周泽楷说了很多,但主要是江波涛在讲,周泽楷负责听。他听江波涛讲好多好多海里有趣的事,很快入了迷。

 

 

 

江波涛临走的时候,周泽楷在楼梯上目送他。

 

 

 

“周泽楷。”他开口。

 

 

 

江波涛回过头,问:“周泽楷?你的名字?”

 

 

 

“嗯。”他点点头,后又补充了一句,“今天,很开心,以后常来。”

 

 

 

江波涛笑了,眉眼弯弯:“好的,一定。”

 

 

 

-贰-

 

一粒珍珠是痛苦围绕着一粒沙子所建造起来的庙宇。

 

是什么愿望围绕着什么样的沙粒,建造起我们的躯体呢?

 

 

 

江波涛几乎天天来周泽楷的塔里。每次来都带着各种小生物,同时还有新奇的故事。

 

 

 

周泽楷发现自己对于江波涛,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情。他知道,用人类的话来说,这叫“喜欢”。可惜当周泽楷意识到这一点时,这份感情已经收不回来了。

 

 

 

江波涛一边给周泽楷讲故事,一边把玩着周泽楷杠杆送给他的礼物,那是一块紫水晶。不大,但是特别好看。

 

 

 

几只小蟹驮着一只蚌壳停在江波涛面前。江波涛伸手去拿,打开,里面的肉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粒漂亮的珍珠。他取出珍珠,忽的停下了故事,转而问:“……一粒珍珠是痛苦围绕着一粒沙子所建造起来的庙宇。那么,是什么愿望围绕着什么样的沙粒,建造起我们的躯体呢?”

 

 

 

问得太有哲学含量,周泽楷一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江波涛也知道这个问题有些难了,因此也没有硬逼着周泽楷回答。他把珍珠放到周泽楷的手心里,继续道:“小周可以告诉我吗,你的愿望。”

 

 

 

周泽楷沉思了片刻,回答:“想跟江……”他将“在一起”三个字咽下去,换成了,“去海里。”

 

 

 

江波涛听到周泽楷的回答,笑着伸手去揉他的头发。周泽楷的头发软软的,摸上去很舒服,江波涛便不想收手了。周泽楷红着脸抬起头,可怜巴巴地唤了声:“江……”他不是不喜欢,而是这个动作让他心跳莫名的加速,再这样下去……情况会越来越糟糕的。

 

 

 

“小周不喜欢的话,那以后我不这样了。”

 

 

 

周泽楷依旧红着脸,摇头:“喜欢的。只是……不习惯。”

 

 

 

江波涛一听,心里一动,下意识地去亲周泽楷的脸。待他反应过来时,他的唇已经贴上了对方的脸颊。快速离开,将手握成拳头,放在唇边干咳了两声,掩饰自己微微发红的脸颊。

 

 

 

“那么小周,我们出发吧。”

 

 

 

“咦?”周泽楷还没从刚刚的那个吻中反应过来,呆呆地问了一句。

 

 

 

“去海里啊。”

 

 

 

“真的?”周泽楷听了,眼神里散发出异样的光彩。

 

 

 

“嗯,真的。”

 

 

 

蓝色的海水,漂亮的珊瑚,可爱的小鱼,海里是周泽楷从未看到过的世界。江就是在这里生活的吗?真好。周泽楷想着,不禁羡慕起江波涛来。

 

 

 

江波涛牵着周泽楷的手,带领他在海里游玩。虽然海水有些冰凉,但是周泽楷还是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暖暖的体温。

 

 

 

唇上忽然多了一片柔软的东西,周泽楷不由地睁大眼,江波涛的脸近在眼前,那人轻轻地闭上眼,表情近乎虔诚。

 

 

 

-叁-

 

这世界为我们两个人是不够大的。

 

 

 

“小周,我喜欢你哦。”

 

 

 

耳畔还回荡着几天前回到岸上时江波涛说出的话。那天周泽楷没有马上回应江波涛,他也没急,只是说:“过几天我就要暂时离开这个地方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但是小周,我希望等我回来时,能得到你的回复。”

 

 

 

好吧,周泽楷想,那就等他回来。

 

 

 

无论等多少年,神明的寿命很长,不是么。

 

 

 

周泽楷这一等,就又是一个十年。

 

 

 

他又回到了没有江波涛的生活,但比以前更耐不住寂寞。

 

 

 

海浪拍打在礁石上,海鸥在半空中鸣叫,这片海域,除了过往的船只,再也没有人来了。不过也好,这样的话,这里就真正地属于他和江波涛了。周泽楷趴在窗台上,摸摸自己的嘴唇,被亲吻的那种感觉仿佛还留在上面。

 

 

 

忽然,他看到了有人推开了塔底的门。

 

 

 

那是……

 

 

 

迫不及待地跑下楼,心脏跳地非常快,好似要冲破胸膛。

 

 

 

终于等来了,那个人。

 

 

 

一直想要将自己的心意说出口,传达给他,但是没有机会。这次,一定要……

 

 

 

“江。”

 

 

 

“小周。”

 

 

 

两个人同时叫了对方,四目交汇了几分钟后,又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周泽楷站在楼梯上,只需要几步,就能来到江波涛的面前。

 

 

 

可是他跳下来了。

 

 

 

江波涛顺势接住了周泽楷。阳光透过敞开的门,打在相拥的两个人身上,美得就如同童话。

 

 

 

“我回来了。”

 

 

 

“嗯。”

 

 

 

欢迎回来,还有。

 

 

 

我喜欢你。

 

 

 

这世界为我们两个人是不够大的。

 

 

 

但是,已经足够。

 


 


 


 


 

终于写完啦。每篇的开头来自纪伯伦的《沙与沫》。也是看了这些句子就有的脑洞,两天写完这么点,然后打字也是偷偷打的,一小时不到,可能会有几个错别字什么的。我手速不济别打我。

 

甜甜的江周。

 

祝食用鱼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