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喻黄]

首先这是进入全职坑的第一篇文。这里顾南溟。语c主皮喻文州卢瀚文,请多指教。

暗恋

#略OOC# #喻黄#

喻文州连自己都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黄少天的。


大概,是二十岁刚出头的时候开始吧……这么一算,也是有七年左右了。


就这么小心翼翼地掩藏着这份感情,就如同在护着一份巨大的宝藏。而黄少天对于他来说,就是不可多得的珍宝。


现在正在夏休期,夏季转会窗口开了以后,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大的变动。卢瀚文已经被他父母接走去补文化课了,被带出俱乐部大门的时候嘴里还念叨着自己的流云。郑轩陪他的女朋友打算去北方看看,蓝雨的其他队员也都相继约好组团离开G市去某著名避暑圣地避暑。于是俱乐部里就只有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了。


喻文州是在俱乐部旁边的那个小公园里的草坪上看见自家战队的剑圣大大一个人坐着。他知道,当黄少天不开心时,都会坐在那里,就像被人定住了一样,也不说话。他慢慢走到黄少天的身边,也坐了下来。


“少天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怎么队长总是能看出来我的心情啊,”黄少天看见来人之后就开始喋喋不休地回答,用手挠了挠自己软软的头发,语气闷闷的,“队长我跟你说啊……我今天跟她结束了,这次是真的结束了,让我算算,一二三也才三个月啊。小时候就知道不可能十全十美的,但还是老是挑对方的毛病,觉得对方哪里哪里不好,队长你说我是不是没救了啊队长。”


“少天其实可以找到更好的。”


喻文州说不出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酸疼,黄少天是个直男,这点谁都知道。但是他谈恋爱这件事情,只是告诉了喻文州一个人。可以那又能说明什么?顶多就是黄少天把他当做最亲密的好队友一样看待。


“不想了,”黄少天撇撇嘴,“谈恋爱太麻烦还不如打荣耀呢,打荣耀多好,开小号跟叶不羞那不要脸的抢抢野图boss做做新春任务什么的还有啊……”他忽然间凑近人,乌黑的眼眸中像是点燃着两簇明亮的火苗,继续道:“我想陪队长一起当单身贵族想陪蓝雨去夺得一个又一个冠军,然后到我退役的时候还能看到蓝雨站在荣耀的顶端,队长你是不是挺感动的啊我是不是太文艺了啊哈哈。”


黄少天又恢复了在平日里那副笑嘻嘻欢脱话唠的模样,就好像分手那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甚至就像连谈恋爱都还没开始。随后他做出了一个动作。


他猛地抱住了喻文州。


他自己也想不到竟然会这么做,大概就是一时脑热。


“少天?”喻文州的身子僵了一下,但又很快放松下来。他也有些惊讶,他们确实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么亲密地拥抱过了。黄少天将手环在对方的腰上,脑袋枕在对方的肩头:“队长抱起来还是一样的舒服啊,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还有那腰上的手感,队长身材怎么能那么好啊对了队长你喷了什么牌子的男士香水啊怎么这么香这么好闻,我也想买一瓶这样本剑圣的桃花运就更旺盛了哈哈队长你说是不是。”


“少天,那是沐浴露的味道。”喻文州笑着轻轻将怀里的人回抱住。


如果能一辈子这样抱下去就好了,喻文州有些贪心地想。但这也是想想而已,无论他们之间的动作是有多暧昧甚至令人想到什么,但是他们的关系,也仅仅局限于队友而已。


“真的吗真的吗竟然是沐浴露的味道诶来队长再让我闻闻。”黄少天说着将鼻子碰上对方裸露的白皙的脖颈,而喻文州也是淡淡笑着任了他的动作。


【如果能成为恋人的话。】


喻文州脑袋里忽然间闪出这句话。他虽然并不祈求这样,但是总是会毫不避免地产生这种不太现实的想法。他任由“喜欢”这种东西在他柔软的心里生根发芽,也不去扼杀它,就这么放任不管。


而他觉得,就算不能成为恋人,能保持现状也是再好不过。他已经不会再奢求什么了。毕竟从来都没有拥有过,哪来的什么如果。


就像是两条相交线,一旦相交了之后便会越分越开。黄少天迟早会退出他的生活,离开他的世界。而他就可以慢慢品尝着这段回忆,然后一个人安静地老去。


这位年轻的战术大师从来都是把这份感情掩饰得轻轻巧巧,没人发觉。


在炎热的夏季里去超市购物有种别样的风味。


超市里开着中央空调,喻文州推着购物车慢慢挑选琳琅满目的酸奶。手肘放在购物车的把手那里,身子微微向前倾,加上那身日常便装,吸引了众多前来购物的女性们。甚至还有妹子偷偷用手机拍了下来。


如此美好的画面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队长队长队长,你看看我发现了什么!”黄少天捧着一小箱饮料小跑过来,“前几天刚刚做了这个牌子的广告现在就出饮料了啊!队长你看这个还有优惠活动,里面可能会藏有蓝雨队员的小卡片,只要集齐所有卡片就可以换一个限量版的夜雨声烦或者索克萨尔的手办诶!队长我想集齐两次然后把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全都带回家!”


“少天你真是对手办有种天生的热爱呢,”喻文州笑着看了看那一小箱饮料,应该能尽快喝完的吧,“那么就先买一箱?喝完了以后再买?”“好好好!队长真是太好了!”黄少天嘴上说着,将饮料放进了购物车。


“所以少天还想要买什么呢?”喻文州拿起几盒酸奶,仔细地看了看,随后轻轻放到了购物车里。购物车已经有了好多小零食,诸如POCKY,还有一些糖果,更多的则是蓝雨代言的产品。“已经够了啦虽然今天是队长买单但还是不忍心压榨队长!本剑圣果然很为队长着想啊!队长我们去结账吧!”


走出超市,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真是热死本剑圣了幸亏本剑圣体质好不怎么会中暑……”黄少天一边嘀咕着一边拎起饮料,“队长我们快点回俱乐部吧,我忽然好想念俱乐部里的空调!”


喻文州走在黄少天的后面,看着人的影子在刺眼的太阳光下被拉得很长很长。


【真想和他谈一场没有尽头永不分手的恋爱。】


这种感觉又来了。喻文州有些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毕竟喜欢上一个人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一旦喜欢上了一个直男,便注定会万劫不复。


回到俱乐部后,喻文州将从超市里买来的东西逐一整理好放好,习惯性地瞥了一眼放在书桌上的日历。


8月9日。


再过一天就是少天的生日了呢,少天大概会很激动的吧。


果然不出所料,一大早喻文州的房间门就被人用力地毫无节奏地拍打。“队长队长队长你醒了没!别赖床啊!队长起床的话就开门开门!”此时的喻文州正在叠被子,听到震耳欲聋的响声,手不由得一抖。


他不由地提高一点手速,叠好被子,从柜子里拿出两天前才从日本空运到的包装精美的礼物,藏在身后,开门。


“队长队长你终于来开门了!你可把我等得急死了!我还以为队长睡懒觉了呢!”黄少天顶着一个鸡窝头,还穿着睡衣,一副邋遢的模样,却隐藏不住自己脸上兴奋的表情。“队长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知道。少天生日快乐。”喻文州笑着将身后的礼物拿了出来。他满意地看着对面的人露出那种明亮而又惊奇的笑容。意料之内啊。


“队长我能现在就拆开来吗?”黄少天接过东西,放在耳边摇了摇,感觉听不出来是什么东西,便眨着眼睛请求喻文州的同意。


“可以啊,少天拆吧,我相信你会喜欢的。”喻文州淡笑着回应道。


黄少天二话不说就以他习惯的方式拆开了包装纸。随后,他眼中的两簇光更加明亮了。


“竟然是手办!夜雨声烦好帅!总感觉这个手办在市面上没见过啊,队长是定做的吗?竟然是日文!MADE IN JAPAN!队长你是怎么把这个手办搞到手的啊!”他将手办的盒子仔仔细细看了一遍,马上就看到了位于右下方的标识,“SUNRISE!我知道这家公司啊制作手办可有名了!这应该花了队长不少钱吧以后我也给队长一份大大的生日礼物!队长我好喜欢你!”


黄少天按捺不住自己兴奋的心情,在喻文州脸上快速地亲了一下。却被眼尖的喻文州捕捉到了脸上一丝粉红。


【他是在害羞啊。】


想到这里嘴角的笑意越深。


“恩我也好喜欢少天。”


【就算是不被当真,我也愿意说出这句话。】


  

    晚上黄少天约喻文州去酒吧喝酒。


“哎呀队长你别拒绝嘛,好不容易能喝一次酒队长你就干一杯嘛,度数不高的。”喻文州拗不过因为喝酒而脸红的黄少天,勉勉强强喝下两杯浓度不太高的酒。虽然是有些晕沉沉的但是幸亏他有带醒酒药,至少还有意识。而黄少天则有些严重了,一个人在唱《狮子座》。


“七月份的…嗝…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嗝…狮子座~嗝…”


唱得五音不全,甚至是有些刺耳,典型的醉酒后症状。


“少天我们该回去了。”喻文州轻轻拍了拍这个正在耍着酒疯的男人的肩,随即揽住。


“队长你知道吗!嗝…”黄少天歪着脚在喻文州的搀扶下摇摇晃晃走出酒吧,“今天…嗝…应该就是我过得最好的一个…嗝…一个生日!虽然…嗝…蓝雨的其他人都不在…嗝…但是能,能…嗝跟队长一起玩…嗝…我很开…很开心!”黄少天打着酒嗝,每打一次嗝,喻文州都会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


“跟少天在一起,我也很开心。”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那黄毛,宠溺地笑笑,“少天我们先回俱乐部好不好。”也不管黄少天他是否同意,顺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回到俱乐部的时候,大概是九点半了。也不算太晚。黄少天大概是睡了,令人欣慰的是,他喝醉酒以后倒是不会呕吐,一下子让喻文州省心很多。


喻文州花了很大的力气将黄少天挪到他的床上。然后默默看着对方的睡颜。黄少天睡觉的样子真是可爱,因为醉酒,所以他的脸颊是发红发烫的,就跟发烧了一样。鼻翼轻轻扇动着,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像是在对喻文州暗示着什么。


【就一次。唯一的一次。就当我自己也醉了就好。】


喻文州对自己慢慢说。然后凑上去。


吻上了黄少天的唇。


就这么如同羽毛拂过一般,轻轻地亲吻。然后起身离开。


喻文州走的时候还不忘说句“晚安”,不管黄少天是否听得到。还细心地把灯关了,把房门掩上。


【就算是他不知道也没关系,只要我记得就够了。】


黄少天睡到次日中午才起来。


“唔…队长早上好…诶怎么头这么疼啊我说怎么一回事昨天大概是醉酒了。”黄少天揉了揉眼睛走出房门,正好看到了门口拿着药和水的喻文州,“诶队长你拿的是什么?”


喻文州晃了晃手中的药,笑道:“这个啊,是醒酒药。我觉得这时候少天怎么说也该醒来了吧,所以打算送药过来,好让少天不那么难受。所以少天还需要这个吗?”


“需要需要需要怎么不需要,本剑圣现在头疼死还是有些晕啊,早知道昨天就不喝那么多酒了,还需要麻烦队长…”黄少天取出药片,与温水一起喝下,“队长真的是太关心人了,以后要是有妹子嫁给队长的话还不幸福死。对了,队长有没有理想女友啊!”


喻文州默默思考了一下,随后笑着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理想的类型呢。静等缘分吧。而且,现在也不想谈恋爱啊,好好为蓝雨争光就满足了。”


“这样啊…不过…队长你不觉得今天的你特别帅气么!”黄少天好像注意到了什么,语气也开始兴奋起来。


“帅气?”喻文州有些不太明白对方说的话。


“对啊!帅气!白衬衫啊!秒秒钟帅死一大波妹子甚至是大妈!其实我也被队长帅到了!我觉得队长比周泽楷都好看!”


“是么…谢谢少天的夸奖,少天喜欢就好。”喻文州轻声笑了笑。


又是一个挺日常的一天。


开小号玩荣耀,刷副本打boss,还能看到叶修那猥琐的身影。


晚上喻文州正打算去洗澡,正巧房门又被人敲了敲。


不用多说,一定是黄少天。


“少天?”喻文州看着眼前那个已经换上睡衣的,手上还抱着一个枕头的人。看样子他是刚洗完澡,不过手上的枕头是怎么一回事?莫非是想一起睡觉?


“队长你还没去洗澡吗!晚上我想跟你一起睡没有为什么就是想!”黄少天自顾自地走进房间,坐在喻文州书桌前的座椅上。“队长你先去洗澡哦!待会一起睡觉!跟队长一起睡的感觉一定很棒很舒服!”


“好。少天你就随便看看吧,我先进去洗澡。”


在洗完澡还没出浴室的时候,喻文州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停下动作。


他的那本摘记本还放在书桌上。他记得他曾经写过“喜欢少天”这四个字,更要命的事还是他把那一页折起过一个小角。如果翻开那本本子的话,有八成的可能性会翻到那一页吧。少天一定会看到那四个字,作为一个直男的话,大概就会反感吧。


喻文州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慌。他不怕黄少天不爱他,唯一怕的就是黄少天讨厌他。


【但是该面对的事情终究是要面对的啊。如果逃避的话,还真不是自己的风格。】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走出浴室。果然,黄少天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那本本子。听到声音以后便抬起头来。


“啊队长真快。队长我觉得你的字好好看,文笔也很棒啊,队长应该是文科生吧!”


【看样子他好像没有发现。】


想到这里,喻文州松了一口气。


“有很多句子是我从杂志上或者其他书上看来的,觉得挺不错的就抄了下来。自己写的倒是有些惨不忍睹。”喻文州笑着回答。


“不过我还是觉得队长写得很棒啊,有些句子真的是好棒啊。就比如说…”黄少天笑眯眯地将那被折起一角的一页翻开来,指着上面仅有的四个字,“这个。”


一时间喻文州竟然无话可说。


【果然还是被他发现了。不应该掉以轻心的。】


苦涩感在心中蔓延开来,真希望黄少天能给他一个答复。拒绝也好,答应也好,他都会接受。他已经累了。将这份感情隐藏了七年之久,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现在终于可以面对一切了。


“队长你知道吗?”黄少天依旧是笑着的,但是又跟平常有些不一样,好像在说一件正经的事情,“当我看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我超级开心。而且啊,昨天队长亲我的时候我有感觉到啊,今天本来打算想要跟队长表白,顺便还发现其实队长也喜欢我。要说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队长的,大概就是那天下午我抱住你的时候吧。一开始觉得只是我一时冲动,但是发现其实不是。跟那个女孩子交往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跟队长相比较所以才会闹分手。不得不说,队长实在是太完美了。我觉得,如果自己不主动出击的话,就会丧失一个很好的机会啊,这对于本剑圣这种机会主义者来说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


喻文州愣住了,好不容易消化这一大串文字。这段话就像不出自黄少天之口,完全不符合黄少天平日里说话的模样。他半天才憋出一句:“其实少天不用因为看我有些可怜就选择这么说的。”


“文州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明明是一个心脏结果这种事情偏偏就去曲解我的意思啊!”黄少天将称呼都从“队长”变到了“文州”,“啊呀呀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让文州明白我真的是喜欢你啊!啊有了!”


黄少天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猛地亲了上去。


    舌头伸进对方的口腔,慢慢地勾起对方的舌,很快就得到了喻文州的回应。


    两人的舌尖相互缠绕在一起,不给对方有一丝一毫离开的机会。虽然吻技有些生涩但是两个相爱的人并不会在意这些细节。


    【真好。明白了少天的心意。】


“这样总信了吧!”激吻过后,黄少天脸红着说。这大概是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吻”吧。


“恩信了。”喻文州笑着回答,揉了揉人软软的头发,就如同在揉一只金毛犬。


“好了少天我们睡了吧,明天瀚文的补习班结束了也要回来了,还有其他的队员们,也都会在明天回来。虽然夏休还没有结束但是怎么说也要提前为下个赛季打好基础啊。”


“没错!要把叶不修和兴欣虐个一万遍!然后夺得一个冠军!”


窗外,夜色正好。


于是第二天早上卢瀚文小朋友蹦蹦跳跳地回到俱乐部的时候,发现了副队是从队长的房间里出来的,白白的脖颈上还有一点点红红的东西。不久以后跟刘小别前辈在一起的时候,他才明白那原来是吻痕。


吻痕啊。什么?!吻痕!队长和副队?!


看样子小卢受到的惊吓可不少。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的事情在荣耀选手群里炸开了锅。


鸾辂音尘:嘿嘿嘿我就说嘛喻黄一定要在一起啊,我要去写同人本,一定会大赚一笔的。


王不留行:恭喜蓝雨的这两位。


沐雨橙风:恭喜,祝恩恩爱爱幸福美满^_^


一枪穿云:恭喜。祝…幸福。


君莫笑:果然是蓝雨庙啊,啧啧。哥也就意思意思祝福你们二位吧,顺便希望蓝雨庙多出几对gay啊!


索克萨尔:谢谢^_^我和少天一定会幸福的。


夜雨声烦:卧槽槽槽槽槽叶不羞你说句恭喜的话也是那么没有下限啊,叶不羞你一定也是一个gay!绝对没错!不服?不服来PKPKPKPKPKPK啊!


君莫笑:哥先出去买包烟。


夜雨声烦:诶诶诶诶诶诶诶诶叶不羞你别走啊来PK啊房间号我正要告诉你呢叶不羞你别跑啊!不过本剑圣就勉勉强强收下这个祝福吧,谁叫本剑圣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宽宏大量啊。


君莫笑:啧啧既然你们都收下这个祝福了那必须得有实质的东西啊你说是吧……没事,文州意思意思给我来十斤八斤的稀有材料就行,我一向要求低节操高。恩,或者八斤冠军也可以啊,二选一,就这么敲定了。


夜雨声烦:诶诶诶诶队长凭什么要给你稀有材料和冠军啊叶不羞你能要点脸吗!本剑圣和队长在一起了关叶不羞你什么事啊不就是收下了这祝福吗我现在不收了还给你不就好了!队长我觉得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告诉这群人我们在一起的消息啊尤其是叶不羞太不要脸了!@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恩。叶前辈我们是不会把冠军让给你们兴欣的。


黄少天开始小窗对叶修进行文字泡攻击,结果看到这么一句话。


您的好友君莫笑已下线。


评论(2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