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花开不记年

花开不记年

#江周# #古风paro# #ooc# #大量私设请注意#

看了《花开不记年》里的两句诗有感而发。没错就是两句诗。于是就诞生出了这篇文。Lo主晚上想着想着又睡不着了,一直在纠结到底是江周还是喻黄。于是我决定第一篇古风的就给江周吧,喻黄的等有了新题材再写。

对这种科举考试制度的了解不够所以有很多不对的地方,欢迎指出。

这里顾南溟,欢迎勾搭。写的文也只是自娱自乐而已。谢谢各位的喜欢。


一夜相思情多少,只记花开不记年。


祝食用愉快。


正文部分:


当江波涛得知自己即将从吏部郎中升为吏部侍郎的时候,内心是激动万分的。大概原因就是原来的吏部尚书因为贪污受贿被弹劾,原来的侍郎周泽楷周大人直接升为尚书,江波涛也就理所当然地升了官。


对于周泽楷这个人,江波涛也是十分佩服。首先,做事十分利落,深受皇上的喜爱。其次他与江波涛是同届考生,江波涛只是一个得了二甲第一,而周泽楷大才子当年是百年才一遇的“连中三元”。最后,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点,周泽楷长得特别好看。


江波涛还记得当年进士宴会前,他们这些进士们骑马列队从大街上和河边上走过时,周泽楷头戴金花乌纱帽,身穿大红袍,手捧钦点圣诏,脚跨金鞍红鬃马,配上他那一张脸,瞬间迷倒了围观的众多未出阁女子,于是为他说媒的人也就多了起来。今天张大人千金,明天李大人千金……也不知道是为何,这些漂亮女子,全被周泽楷拒绝了。


于是渐渐的,民间流传这样一个说法:周状元是个断袖。


然而周泽楷也没有出面辩解,江波涛想大概是因为他话少,表达能力有所欠缺罢了。偶尔看见周泽楷紧皱的眉头,挺想过去出声安慰几句,但转念一想,周泽楷大概是不记得有江波涛这么一号人了吧,不过江波涛人缘挺好,而周泽楷因为话少,经常被人误解。


也不知怎么的,江波涛总是能知道周泽楷想表达什么意思。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理解的到底对不对。直到升官后,有一天上早朝时,周泽楷又是没有表达清楚意思,在皇上的怒气值即将到达最高点爆发时,江波涛就这么挺身而出了。


“回皇上,微臣认为周大人的意思是……”江波涛按照自己的理解帮周泽楷解了围,他的这番解释,倒是使皇上和其他大臣明白自己是理解错了。江波涛在解释的时候偷偷观察着周泽楷的反应,对方看样子是松了一口气,嘴角也微微扬起,好像在笑。


【貌似是解释对了。】


与周泽楷一同下去,瞥见了对方感激的眼神。江波涛回给人一个微笑,然后继续认真听其他大臣的发言。


上完早朝后,江波涛与其他同僚有说有笑地走出大殿,却看见周泽楷一个人走在旁边,时不时往他那边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碰到江波涛的目光之后又匆匆忙忙避开,低下头继续走。


这是一个身为吏部尚书该有的样子吗……江波涛无奈地摇摇头,走到周泽楷身边。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周大人是有事要跟臣说?”


“刚才的事,谢谢。”周泽楷声音虽小,但是是说不出的好听。


“其实也没什么。周大人毕竟是上司,吏部最高长官。臣身为下属,定当是要帮忙。”江波涛笑道。


之后的每次上朝,周泽楷都有江波涛这个翻译,他的意思就会明了很多,连皇后都称赞这两个人的完美配合。


周泽楷的才能开始在朝廷上大方光辉,皇上对他也是喜爱有加,便要把安阳郡主苏沐橙赐婚于他。


圣召一下来,江波涛莫名地有些难过。三年的时间相处下来,周泽楷和江波涛已成为知己,俩人在私下里也称对方“小江”“小周”,关系亲密到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如今,周泽楷就要娶妻了。安阳郡主长得美,自然能与周泽楷成一对。想必之后定会生活美满,成为民间的一段佳话吧。


大婚之日大致定在四月,万物复苏的季节,京城里的桃花开得尤其艳丽,好像也在为周泽楷和苏沐橙这对璧人欢庆。


江波涛想,反正他们都快成亲了,那就向周泽楷表明自己喜欢他吧。他已经做好决定,表白以后就辞去官职,回老家过逍遥自在的生活,然后自己也娶妻生子,把周泽楷忘得一干二净。


只是他没有想到周泽楷会拒绝这门亲事。他简单地表达了其实自己心有所属,并且表明他现在只想为国效力,不想娶亲。


江波涛自然也是不知道周泽楷口中的“心有所属之人”是指谁,尽管周泽楷未来的几年里是不会娶亲,但他内心里还是有些苦涩。


四月到了。周泽楷忽然邀请江波涛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他们三年前也去过,不热闹。位于郊外的一个小山坡,上面只有一棵桃花树。不过这棵树上的桃花不是特别粉,反而偏白,与京城里的大不相同。


江波涛忆起三年前他们发现这块地方的时候,也是春天,他俩就坐在树下的草地上,说话。当然大部分都是江波涛在说,周泽楷安安静静地听。


后来江波涛提议,“要不我们先回家,在丝带上写上自己的愿望,挂到这棵树上,三年以后来看看愿望有没有实现,可好?”对于这个提议,周泽楷自然也是赞成的。如今,三年的时间已过,江波涛已因为繁忙的公务而忘记这件事,没想到周泽楷还记得。


那一天周泽楷显得比平常更有精神,虽然一直不说话,但是江波涛看着他弯起的嘴角,猜到他的愿望大概是实现了。


会是什么?


成为吏部尚书吗?


相比之下,自己的愿望却是特别傻气。想跟周泽楷在一起?真的是想都别想了。江波涛忽地自嘲地笑了,也不自觉的放慢脚步。走到山坡下,他竟然不想上去了。


忽然一阵强风吹过来,桃花树发出“簌簌”的声响,好多桃花花瓣全都飘落下来,江波涛看着已经站在树底下的周泽楷,那场景让他过了好多年都还是没有忘记。


他就这么呆愣地站在山坡下,知道一片凉凉的东西覆在了他的脸上。用手拿下来,是一块白色的丝绸。三年过去了,这块丝绸还是一样的白,他记得那是周泽楷的。


摊开一看,“想跟江成亲”这五个字让江波涛哭笑不得。什么啊,两个男的怎么能成亲啊,周泽楷还真的是天真,也不知道他当年是怎么连中三元的。


江波涛抬起头望向在看他的字条的周泽楷,像是得到回应一般,这位可爱的吏部尚书呆呆地捏着字条看向他,然后无声地笑了。


江波涛向,这大概是他看到过最好看的笑容了吧。


然后他看见站在山坡上的人,向他伸出了手。


一夜相思情多少,只记花开不记年。


END.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