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The second night完整版/西幻paro

第二夜是喻黄,第一夜cp你们猜啊,后面的cp也你们猜啊。

终于写完了完整版了,我好欣慰_(:з」∠)_

啊啊啊啊祝各位太太食用愉快。这只是初稿,还要交给我的责编,再修改一下。修改好的版本不会放到lofter上,收录在社团心本《七夜谈-启程》中。

以上。


第二夜


[神赐予的法杖指向之处,


光明的魔法审判罪恶!


教会的祭祀者哟,


神坛下祈祷,


——愿荣耀的和平重降人世。]


[凌厉的锋芒划破冰冷的夜,


闪着微光的剑啊,


请同我一起——


追求无上的光明与正义,


刺穿属于恶魔的贪婪美梦!]


-壹-

荣耀历2015年10月4日,微雨。


东部教会隶属地。


马车行驶过潮湿的路面,发出“嗒嗒”的响声,车轮在地面上留下两道笔直的痕迹。


“全荣耀大陆魔法大赛的邀请函?”坐在马车里的黑发年轻男子勾着唇,饶有兴趣地看着手中暗红烫金信封。信封的背面还印有荣耀标志的红色火漆。青年穿着黑色长袍,胸前挂着十字架,暗示着他是一名神职人员。


“那么你怎么看呢,牧师先生?”他将信封打开,取出里面的信纸,粗略地通读一遍,扭头问旁边同样收到邀请函的好友。


“还行吧。大致上估计了一下,这场比赛对于我们的害处为0,不过要找到搭档的话着实有些花时间。依照目前大陆上的局势来看,前任魔王叶修有很大的可能性夺冠。若是就这么让他夺冠,那么魔族发动战争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到时候整个大陆便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连上帝也解救不了了。”


与黑发青年年龄差不多的牧师先生推了推鼻梁上的银边眼镜,进行了简单的分析之后又从兜里掏出一只怀表来:“现在是21时46分,我们需要在22时赶到教会总部,所以请大祭司大人加快速度吧。还要准备明日立储大典的重要事项。”


同一时间。


南部宫廷隶属地。一家名为蓝溪公爵的酒吧里。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紧接着走进来一位穿着雨衣的黄发青年。雨水顺着雨衣慢慢下落,很快就在青年的脚下形成一块小水摊。


青年快速地将雨衣脱下,放到一边,再走到吧台边的一个位置上靠着。“哎呀呀你说这下雨天的烦不烦人。早上还阳光明媚的呢!蓝河,还是老样子,一杯伏特加!”他朝着里头的调酒师道。“好勒!”年轻的调酒师蓝河应着,随即将一杯伏特加放到青年的面前,“我说黄少,今天去王都,有什么收获?”


“没啥收获的,”被称为“黄少”的那位青年将自己腰上的佩剑取下,横放到木制的吧台上,坐到身边的一把同样是木制的椅子上,“今天逛了一圈,有用的消息并不多。只是12月3日,五年一次的全荣耀大陆魔法大赛就要开始了,据说这邀请函也发到了各大高手手上。他们还要去找自己的搭档来着,真是的本剑圣剑术也不错吧,我也想去参加比赛啊!还有明天在东部教会那边有一个王储的立储典礼,不怎么有意思。不过据说那王储好看的不得了,好像叫周泽楷来着?对了蓝河你有没有去过荣耀之城啊?比赛好像就是在那里举行的。”


青年滔滔不绝地讲着,不一会儿就将那杯伏特加喝完。


“荣耀城啊……”蓝河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也有听客人说起过,貌似是悬在半空中的?但是我没去过。至于又是怎么上去的,我也不知道。说实话,我们这虽然在宫廷的管辖范围内,但对于外界的事情了解得还是不多。”


两人接下去又扯了扯其他的话题,直到酒吧关门的时间,青年才付了酒钱离开。蓝河也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此时的东部教会总部。大祭司书房。


书房的主人满意地看着手中这张“立储典礼流程安排”,确认无误后,在右下角的落款处签上自己的名字:喻文州。


他困倦地揉了揉眉心,起身将后边半开着的窗户关上,那里已经飘进了一点雨。


但愿明天是个好天气。


-贰-

荣耀历2015年10月5日。东部教会隶属地通向总教堂的城镇。


“诶诶听说了吗,今天是宫廷皇室的立储大典!”“早就知道了。这不你看,士兵都在两旁拦着了嘛。”


“你们有没有看到过那个王储?”“你傻啊王储怎么能那么轻易地看到。”


集市上手持竹篮戴着围巾的妇女们凑在一块议论纷纷。


虽然王都与教会相距挺远,但是通过空间魔法,也可以快速到达。


远处隐约传来仪仗队奏乐的声音,紧接着周围开始嘈杂起来。那些没怎么见到过大场面的人们纷纷冲到最前面,希望得到来自宫廷的恩泽。


仪仗队慢慢向总教堂走来。由于光魔法,这次来参加大典的每一位皇室成员都被蒙上了一种奇异的光彩。


这里的平民是不知道魔法的。有些人可能听说过“魔法”这个词,但是到真正见到的时候,却只会想到是上帝的庇佑,而非魔法。


乐队走过之后,那骑在马上戴着王冠的便是国王冯宪君了。王后这次因病未能出席本次大典。即将成为王储的周泽楷跟在自己的父王后面,他身着华服,羞涩地笑了笑,微微低下头,似是不想让人发现自己脸上的粉红。


总教堂后厅。


乐队的音响已经能够听得清楚了。喻文州换上神圣的白色长袍,披上圣带,朝着试衣镜里的自己勾起一抹微笑。他在胸口笔画了一个十字架,再双手合十虔诚地祷告了一番,带着几名修女来到前厅,恭候国王一行人的到来。


对在场的任何一位来说,这次的立储大典是皇室一年中最重要的事项之一,所以不能出半分差错。


喻文州站在教堂讲台上,戴了副无框眼镜,一副文邹邹的样子。他将手中的牛皮书打开,缓缓念道:


“Fou kira hyear presia reen.

     Was zewie rana stel yorra zuieg manaf

     Ma zwei ra irs manaf chyet ozomnis

     En na cryrio re chyet

     Was tou wakaga ya presia accrrood ieeya

     Nn num gagis knawa na lequera walasye

     Was quel gagis preisa

     Was quel gagis preisa accrroad ieeya whou wearequewie forgabe.”(注①)


周泽楷半跪在喻文州正前面 虽然这种语言听不懂,但他还是低头垂着眼认真地听着。


“下面由王储大人向上帝起誓。”


   听到喻文州的话,周泽楷这才抬起头来,接下来这位大祭司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要重复一次。


“此刻恳求上帝侧耳倾听,

     我并非要盗取您的神力。

     世界生命皆为独一无二的存在,

     即使我未被命运选中,

     此刻恳求上帝赐下希望,

     尽管知晓世人各有善恶,

     我愿为祈求宽恕之人换来希望。”


“宣誓人。”


“周泽楷。”


-叁-

下午喻文州从教会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私服。咖啡色的高跟马靴,配上黑色骑裤,再往上是米色的高领线衫,外面罩一件暗灰色风衣。人们见惯了平日里穿着圣袍的喻文州,而现在身着私服的他也使人眼前一亮,马上吸引了大街上众多女性的目光。


牧师张新杰牵着两匹良马早已在教会门口等候,看到喻文州出来了,便从口袋里取出两份手绘的牛皮纸出来,打开。“这是昨晚仓促完成的,误差范围在±0.01左右,希望能对你有帮助。”他说着,便将其中一份递给对方。喻文州笑着接过,道了声“谢谢”,便翻身上马。


按照两人各自的计划,张新杰准备往西,去西部兽人的领域寻找自己的搭档。喻文州则是选择南下,去宫廷那里寻找。


张新杰所绘制的地图里,囊括了荣耀大陆上几乎所有的地理事物。大至地形地貌,小到坐落在各个地方的都市,村庄,甚至是村庄里的店铺。通过张新杰在上面所施加的魔法,也可以轻而易举地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喻文州记得,穿过这片森林,再往西南方向走一点,那里会出现“蓝溪河”,不远处有一家名为“蓝溪公爵”的酒吧,如果赶在就把打烊之前,还可以休息一会。想到这里,他不禁加快了速度。


赶到“蓝溪公爵”的时候,还不算晚。喻文州看了看怀表上的时间,也才二十点十分。他下马,悄悄地施了一个小法术,这样便不会担心自己的马丢失。他走进酒吧,坐在吧台前,一时也不知道该点些什么,只得说:“麻烦来一杯柠檬水,加些冰,谢谢。”“好的请稍等!”调酒师嘴上应着,下一秒就将一大杯加冰的柠檬水放到喻文州面前,看了眼来人,发现有些面生,便问道,“诶这位先生头一次来我们店里吧,之前没有见到过?”


“是啊,旅行经过这里,就进来稍作歇息。”喻文州笑着回答着,啜了口柠檬水,带着凉意的液体划过他的喉咙,确实万分爽快。


“我叫蓝河,是这家店的店主。你呢?”


“我是喻文州,请多关照。”


挂在门口的风铃在这是叮当作响起来,又有人进来了。


“呼——蓝河我又来啦!今天有些累啊!被魏老大折磨地死去活来的。对了今天就别来伏特加了,就来一杯利口酒吧,嗯……Galliano香草甜酒怎么样?”黄发青年大大咧咧地在喻文州旁边坐下,接过蓝河递给他的酒,毫无形象可言地猛灌了几口。


这时黄少天注意到身边的人。他被喻文州指尖亮起的一小束光亮所吸引,眯眼看了会儿,不由地发出惊叹:“竟然是光魔法!好棒!第一次见到那么漂亮那么纯粹的光魔法呢!对了你是第一次来这里的吧,那我们相遇就是一种缘分啦。你好我叫黄少天,是名剑客!你呢,叫什么,又来自哪里?”


喻文州被旁边这位名叫“黄少天”的青年逗得笑出声,他想了想,觉得直接说明自己是大祭司有些不妥,就道:“这里喻文州,是来自教会的一名神职人员。”


“诶——是吗,”黄少天拖长音,趴在吧台上侧头望着喻文州,“那肯定很厉害的吧。不像我都不会魔法,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学魔法的天赋。不过——这个是柠檬水?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来酒吧怎么可能不喝酒呢!来吧蓝河,给这位先生来杯Cherry Brandy好了。放心吧又不是烈酒,酒精度也不高喝不死的!”


喻文州愣愣地看着眼前忽然间出现的酒杯。漂亮的金黄色液体在杯子里打转,在橙色的灯光底下显现出淡淡的光芒。他将酒杯放唇边抿了一口,便感受到酒里鲜悦的果香,还有丝丝甜味。


“挺好喝的。”放下酒杯,对上黄少天笑得亮晶晶的眸子。受到这个笑容的感染,喻文州也不禁弯眸微笑起来,“这是我喝的第一杯酒呢。”


“咦——”


黄少天再次拖长音,凑近,温热的呼吸喷在对方的脸上,随即又重新趴到吧台上,“也是哦,因为是在教会工作,所以怎么说也不能碰酒精一类的东西吧?”


“不过偶尔喝一点也是没事的。只是以前总有同僚说酒其实味道很奇怪,不好喝,还有人说酒会使人乱了心智。所以就一直没敢碰。”喻文州低头看了看剩下的酒,仰起头一饮而尽,“不过,酒这玩意儿到底怎么样,还得自己试过,不是么?”


虽然这是他第一次喝酒,但却没有感到丝毫醉意。


两人呆到酒吧关门才离开。这时喻文州才响想起自己的住宿问题还没有解决,估计要再赶几个小时的路,到达附近的小镇后才能找家旅馆好好睡上一觉。


“如果没有住处去的话,来我家怎么样?”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边,试探性地问道,在对上对方疑惑的眼神后又有几分慌乱,“啊不不不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你可以在我家住一个晚上而已,还可以给我讲讲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就这样啦,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可是笔直笔直的!”


看着眼前人拍胸脯保证的样子,喻文州失笑,凑到人面前,“如果我说我是弯的呢。”


随后他满意地看着对方目瞪口呆说不上话的样子,恩这个反应不错,在他预料之内。


“也也也也不是不可以,谁谁让本剑圣心地那么善良那么纯洁那么……”


“逗你玩儿的,”喻文州转身牵起马,打断黄少天的话,“觉得少天可爱就忍不住捉弄一下。走吧,今晚就在少天家过夜?”


-肆-

黄少天家离“蓝溪公爵”不远,走路五分钟就到了。虽然是在郊外,但是周围的环境非常好。只是里面的家具就如黄少天的话一样多,而且还乱七八糟地放着。“咳咳,喻先生,外面这么乱就别管啦,这个卧室我是一直有在打扫的。虽然没有多出来的房间但是我可以打地铺,喻先生你就安心睡在床上吧。”黄少天说着,从旁边的大柜子里拿出一床新的被褥来,铺在地上。


喻文州是想换一下,毕竟有些不好意思,他倒是不介意自己谁地上。可是黄少天连连摆手,口口声声道:“来者是客来者是客”。他也不再好推辞。


躺在软软的床上,喻文州有些睡不着。想起黄少天刚进酒吧时说的话。魏老大?他想到之前王宫里曾有一名叫魏琛的武将,也是王子们的老师。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辞去职位选择了隐居。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这“魏老大”估计就是魏琛前辈了。那么黄少天作为魏前辈的徒弟,剑术也是相当过人的吧?


“喻先生?”


旁边传来一声轻微的叫唤。


“我在。怎么,少天也睡不着?”


“嗯是啊。”黄少天说着,翻了个身,“第一次有人住我家里,感觉有些怪怪的。对了喻先生,如果你不困的话,能不能给我讲讲你们教会的事,或者是,你的事?”


喻文州轻笑出声。黄少天给他的印象非常好。若是真印证了他的想法,是魏琛的徒弟的话,那么搭档这里就不再是问题。


“那少天你先告诉我,你的师傅,是不是魏琛前辈?”


“是啊。不过我是叫他'魏老大'的。喻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你们认识?奇怪魏老大认识的人很少而且这么多年了我也应该知道的啊……”黄少天坐起来,头发有些凌乱,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户打在他身上,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他身上松垮的家居服,还有露在外面的锁骨。


“少天这是你的床,当然可以爬上来。”


喻文州说着,向旁边挪出了点位子。


“重新介绍一下自己吧。其实我并不是普通的神职人员,而是来自总教堂的大祭司。这次要去宫廷,是因为收到了全荣耀大陆魔法比赛的邀请函,得找一个搭档。一开始是毫无头绪可言,但是既然你是魏前辈的弟子,剑术肯定没问题。所以,少天,愿意和我做搭档吗?”


黄少天逐渐睁大眼:“啥啥啥喻先生你竟然是大祭司?!我想去静静。我们才相识一天,如果就这么做搭档的话,会不会有些太快了?虽然我也想去参加那什么魔法比赛,但是我又不会魔法,我只会给喻先生增加压力啊。”


喻文州听完黄少天的话,脸上的笑意不断加深。示意对方与自己一样支起身子坐在床上,并面对面。趁着黄少天张嘴想问些什么,就与他十指相扣。


“我们从此聚在一起,

    同生共死,同甘共苦。

    直至苍茫大地无处不留吾辈之踪影。

    荣耀即吾命。”(注②)


喻文州说完,便凑过去将人吻住。黄少天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到对方嘴唇上的冰凉。紧接着他发现,他和喻文州相扣的手上出现了淡蓝色的标记。


“契约达成。”


“这是每一任大祭司都会采用的契约。一生只能用一次,并且只能与一个人建立契约。直到其中一方死亡,或是我自愿解除契约。所以少天,现在你就是我的搭档了,请多指教。”说着弯眸勾起一个好看的笑容。


“卧……槽!”黄少天红着脸捂着嘴,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半天才憋出一句脏话来,“喻先生我觉得你心真脏!做搭档就做搭档嘛本剑圣才不怕!不过这是我第一次那啥,竟然没有一点补偿!”


“那么这个补偿怎么样?”


    喻文州挑眉,将两人手背上的标记重叠在一起。


“Gib dem wandernden Vogel das Trinkwasser(比翼招来)

     der vom langem Weg kommt Benutz den Vogelrahmen(刻印制御,始于其一)

     in dem der Schlüssel nicht angewendet wird (十六乃止)

     Ich spinneden Regenbogen in neuem selbest(圣约铭刻)

     Siegim Freund der auf eine     entfernt geht(比翼发祥)”(注③)


伴随着愈来愈明显的蓝色光芒,黄少天只觉得自己身体里有种奇特的力量流动,正等待着破冰而出。


“那么少天现在试试有什么不同?就像我在酒吧里那样,专心盯着指尖,看看会出现什么?”


在喻文州的提醒下,黄少天带着疑问照做了。没想到不一会儿自己的之间竟然冒出了浅蓝色的光。


“啊竟然是水属性啊。”


    “怎,怎么一回事?我竟然,有了魔法?!”黄少天紧紧盯着喻文州,脸上带着惊讶,更多的还有喜悦。


“少天本来就是有魔力属性的。只要有媒介,就能使用魔法。所以我就是少天的媒介。”喻文州回应道,“那么明天,就用你的剑试试?”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简单地吃过早餐之后,就来到后院。


黄少天集中精力,将所有的力量全都汇集到手上。之后,从剑柄开始,冒出蓝色的光,慢慢往上,大约两秒过后,剑端也覆盖上了蓝光。黄少天笑着转头,就像小孩子一样希望得到称赞。


可是喻文州皱着眉头,“这把剑不适合少天你的属性。它是偏向植物属性的,所以少天你需要一把与你契合的剑。我有一个认识的朋友,他那边估计就能打造出来。”


“诶?那他在哪里?文州快带我过去!”黄少天的眼神里是隐藏不住的兴奋,“有些迫不及待!文州我们去见见那个人吧!”


经过昨晚的事情以后,两人的关系又近了一步,黄少天也不再称呼喻文州为“喻先生”,而是“文州”。


-伍-

南部宫廷隶属地。王都。


雷霆机械制造店。


“唔……水属性啊。这个简单。大祭司大人你也来得正是时候。昨天刚刚去郊外采集了几朵罕见的水晶蔷薇,正好可以用上。所以请您和您的搭档在外面稍等片刻。”


带着复古单镜的店主肖时钦将两杯刚泡好的茶水放到喻文州和黄少天面前,之后便一头钻进自己阴暗又拥挤的工作室。淡蓝的水晶蔷薇在工作室里发出圣洁的光芒。作为大陆上最稀有的材料之一,用它做成的武器也是非常罕见。


用水晶蔷薇做成的武器统称“银武”。全大陆已知的银武有喻文州的灭神的诅咒,叶修的战矛却邪,还有一些也就不得而知。它们的使用者也是大陆上数一数二的知名人物。


“好了。”


肖时钦从工作室里出来,手里捧着一把刚刚完工的,还冒着寒气的剑。银白色的剑身,淡蓝色的剑柄,上面还有好看的纹理,手感非常好。黄少天从肖时钦手里接过剑,只觉得整个人都像受到上帝的洗礼一般,从上至下,万分舒服。


“看这样子估计是契合了。”喻文州点点头表示满意,付过钱之后便带着黄少天走出店。


“少天给你的新剑取个名字?”餐厅里,喻文州问坐在他对面的正在大口大口吃面包的搭档。


“名字啊,让我好好想想,”黄少天嘴里嚼着面包,含糊不清地说道,“这把剑一开始有些冰冰凉凉的,像是用万年不化的冰做成的,那么就叫'冰雨'好了!怎么样?是不是特别霸气!看我冰雨吼吼哈嘿!”


喻文州点点头,“挺不错的一个名字。”


王都是宫廷所属地中最大的城市,是宫廷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和经济中心。因为贸易往来比较多,所以在这里也能看到其他的种族。


-陆-

今天是荣耀历2015年10月22日。距离比赛开始,还有11天。


黄少天跟随魏琛常年生活在郊外,虽然知晓这个比赛的存在,但是比赛的真实原因,他还是不知道。喻文州觉得,既然黄少天是他搭档,那么就应该知道这些内容。


“……所以说,照文州你的说法,这场比赛就是为了不让魔族的人夺冠?否则就会打破现在的局面,引发战争?哎哟我的妈呀听起来怪吓人的。魔族应该是一个很可怕的种族吧?”


喻文州摇摇头,“大多数魔族不是很可怕,反而还挺友好。好了少天,不要再想些其他的了,抓紧时间赶路吧。”他将地图摊平,指了指期中一个正在发光的小点,慢慢向上滑,“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再一直往北走——你看那里就是王都的北门。出了北门,估计还要再赶将近一周的路,我们才能到达荣耀之城。”


黄少天边听边点头。早在几天之前,他就已经向师傅魏琛和好友蓝河说明了情况。蓝河提醒他要注意安全,魏琛则大力拍他的肩,表示“没有拿出好成绩来就不要回来看我!也不要承认我是你师傅!”


喻文州和黄少天估摸着,以他们的速度,一定会提前三四天到达。就算半路中有什么事,也是可以马上解决。


-柒-

荣耀历2015年10月25日。离大赛开幕,只剩下8天。


王都通向荣耀之城的某一处小镇。


“少天,起床了吗?”喻文州左手托着餐盘——上面放着楼下阿姨刚刚烤好的面包和新鲜的牛奶,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右手是指轻轻扣了扣黄少天的房门。


门里没人应答。喻文州估计里面的人睡懒觉了,便又扣了几下,力度也加了不少:“少天起来了,用完早餐以后我们要离开这里继续赶路了。”


还是没人来开门。按常理来说,这个时候黄少天已经开门了。就算是睡懒觉,里面至少也有轻微的呼吸声。可是喻文州用魔法将声音放大,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他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连忙让楼下房东太太用备用钥匙将门打开。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大开的窗户,还有窗户两边在微风的作用下轻轻摇晃的窗户。


喻文州下意识地望向了一旁的床。没人。


屋子里很凌乱,但是这种凌乱却不符合黄少天的性格。椅子倒下,桌子上的东西也七零八落的。再仔细地看,就能察觉到有打斗过的痕迹。


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喻文州的脑海里产生。


在城里已经没有契约的感应了,也就是说......


他急忙冲出房间,将东西快速收拾好,同时也付清了这几天的房租费。骑上马跑出城镇。


少天很可能被掳走了。


喻文州一旦有这种猜测,便下意识地回想这几天他们周围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这么一想,之前的某些经历也就重新回到脑海。就比如说,还没离开王都的时候,发现有些奇怪的男人一直跟踪他们,一开始解决了几个,之后便没有在意。


再往前推。这些男人是什么时候开始跟踪他们的呢?


黄少天曾经提起过,在他们出雷霆机械制造店的时候,就开始有人跟着了。


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只有一种可能,黄少天被掳走,就是因为他的那把银武,冰雨。估计是他们来房间偷冰雨的时候,被黄少天发现,两方开始打斗起来。敌方可能力量更强大,否则不可能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带走黄少天。


手背上的标志逐渐发出蓝光,喻文州意识到他正在向黄少天靠近。


另一边。丛林深处的古堡内。


“这把剑,虽说是用水晶蔷薇做成的,但是好像也没啥区别嘛。”脸上有疤的男子手持冰雨,道。


这时的冰雨离开了魔法的滋养,跟普通的剑差不多。“可是听手下说,你拿着这把剑的时候,那样子非常漂亮呢。是魔法的缘故吗?”


男子慢慢靠近被锁链捆绑住的黄少天,蹲下来低头凑近。“不如,把魔法给我,我去给你打造一把更好的剑?水魔法,尤其是这么纯净的魔力,可是我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啊。”


“我呸!”黄少天一口唾沫吐在对方脸上,“想让我把魔法给你?想都别想!本剑圣从来都不会屈服!如果你想要得到魔法,有本事就跟本剑圣比试比试!靠下三滥的手段把本剑圣带到这里来,根本就不配!”他注意到自己手上愈发明显的蓝光,露出一个笑容,继续道:“你看见没!文州他已经过来了!快把冰雨还给本剑圣!否则到时候本剑圣和文州把你打得落花流水爬都爬不起来!求饶也没用!”


那男子倒是依旧笑着。且不说这古堡安于树林之中不易被发现,它里面还设有重重机关,就像是在迷宫一样。黄少天被囚禁的牢房正好在古堡最秘密的地方。就算是那个叫喻文州的赶过来,找到这里也是相当不易。


可是他却不知道喻文州的身份。作为魔力强大的大祭司,找这个地方可以说是易如反掌。使用光魔法就能看到整个古堡的角角落落。甚至还能看到墙缝里长出的一丝小小的植物。


“那么这位先生,能把我的搭档还给我了吗?”不知何时,喻文州手里拿着冰雨,笑着问男子。只是这笑与其他时候不同,它是含冷意的。


男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喻文州用匕首抵住喉咙,“虽然说作为大祭司是不能做出杀人这种事的,但是我也不介意破了这规矩。不过还是劝你别打我们俩的主意。”


黄少天在这时也挣脱铁链的束缚,站起身来,拍了拍手:“我家文州可是什么人!都说了嘛要么就正经地比试,你这种人还算什么好汉哎你说是吧,建议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还有很长的时间,还有好好改造的机会,相信你一定可以成为真正的好汉的!”说着还拍了拍那男子的肩,“文州我们继续赶路吧!别管这事了!”


于是这个“黄少天被绑架事件”就这么告了段落。那个事情之后,喻文州也逐渐意识到黄少天在他心里的重要性。两人的关系也愈发亲密起来。


-捌-

荣耀大陆宫廷边缘地带。


森林里的一处小木屋内。


“终于大功告成了!”黄少天双手叉腰,满意地看着眼前的环境。这处废弃的木屋是他们在傍晚看见的。经过几个小时的打理,已经焕然一新。虽然简陋但是至少能住个两三天。


说来也奇怪,这木屋虽然被废弃了许久,但是里面的画还是保存完好的。当两人走进木屋时,画里的事物都动了起来,从一幅画穿梭到另一幅画中,交头接耳。


“终于又不再无聊了啊!”臃肿的贵妇人伸了个腰,道,“来啊,那个黄头发的小伙子,我看你长的不错,来跟我聊聊天!”


“我?”黄少天指了指自己,在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之后,便走过去开始“聊天”。不过没过半个小时,那贵妇人就拜倒在黄少天的“嘴炮”之下。而喻文州则在一旁看着,笑得开心。


夜深人静。


周围只依稀听到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响声。挂在墙上的画中的人们也不再说话,回到自己的位置休息。


“少天。”黑暗中,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的气息正在靠近,心跳不自觉地加快。


“……恩?什么事?”黄少天极力是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又好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少天。我喜欢你。”说着,喻文州便从后面轻轻搂住黄少天的腰身,“我想和你在一起。”


幸好这是黑夜,否则喻文州绝对可以看到黄少天那慢慢变红的脸。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对方的呢?可能就是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喜欢上了吧。


黄少天想了想,便转过身,对上喻文州在月光的反射下亮晶晶的眸子:“我也喜欢文州。”然后,再靠近一点,直到他们的鼻尖轻轻碰在一起。


唇舌相触。


-玖-

确定关系以后两人又在木屋里腻歪了一天,还有仅仅五天的时间,比赛就要开始了。黄少天甚至可以感受到他那颗心正由于比赛的临近而砰砰直跳,似乎要冲破胸膛。


两人到达那个小村庄的时候,代表着他们离荣耀之城也不远了。快则一天或者一天半,慢则两天三天。可是这个村庄却让他们感受到一丝“不祥”,不光光是看到村里面没有多少人,而且那些极为少数的村民也在自己家里待着,毫无生息,整个村子就像是死了一样。


他们费尽口舌,终于说动了一户人家,但也只能借住一个晚上。然而这个晚上注定是不平静的,入睡没多久,他们就被家主人摇醒,“快收拾东西!魔兽又来了!”


喻文州皱眉,这儿离北部魔族的领地可是不远,那么那些魔兽是怎么过来的?而且看村民们大惊失色的样子,可见这群魔兽并非善类。


他和黄少天跟着其他村民站在村口的不远处,看着村里的房屋轰然倒下,村民们一个接一个尖叫着跑出来。刚刚他们又回了村子,协助那些老人,妇女儿童避难,现在估计是没有伤亡。魔兽也顺便被清理地差不多了。


“村里还有谁没有出来?”村长转头问。这时,村里又发出魔兽的吼声。


“村,村长,那个一个人住在北面的卢瀚文,好像还没有跑出来。”


北面离村口距离最远。村长一听,大怒:“什么?!卢瀚文他才是个八岁的孩子!”


喻文州皱眉,和自家恋人对视一眼,便二话不说再次冲进村庄。还未到达目的地,就看见一只魔兽正张牙舞爪地向自己袭来。两三下解决,继续找那名为卢瀚文的孩子。


在小小的村庄里找一个小孩不是很难,不一会儿便找到那瘫坐在魔兽面前吓得一动也不动的小人儿。


“瀚文!”喻文州冲过去将孩子护在怀里,黄少天则负责解决魔兽。


“瀚文,已经没事了。你已经安全了。你看,那位大哥哥把怪物杀掉了,所以不要怕。”轻轻安慰怀中由于害怕而不断发抖的卢瀚文,一边将他抱起,喻文州发现那孩子的身材比同龄人还要小一点,就像是五岁小孩一样,体重也是出奇地轻。


黄少天也没说什么,安静地走在喻文州身边。见着卢瀚文终于不再害怕,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从村长的口里,他们得知卢瀚文的父母也是在某一次魔兽入侵村庄的时候死去的,也没有另外的亲人了,村里有好多人想扶养他,可是他固执地要求自己一个人住,之后魔兽再次入侵,他也是安全地跑了出来,所以大伙儿也不说什么了,只是普通时候也会给他一些帮助。


“这个孩子,以后就跟着我们吧。”喻文州看了眼熟睡的卢瀚文,那只小手还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襟,“以后,我和少天来养他。”


-拾-

“文州爸爸,少天爸爸快一点啊!”卢瀚文身着刚刚买的新衣服,在街上跑着。手里的小风车也咕噜咕噜地转。


“瀚文小心,别撞到人了。”喻文州与黄少天手牵手,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可是卢瀚文根本没有听到喻文州的话,“哎哟”一声撞到了人,自己也受到反作用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疼……”卢瀚文爬起来,揉了揉自己的屁股,抬头看了眼撞到的人,眨巴眨巴眼,愣是连道歉的话都忘了说。估计这孩子又是看到美人了。


“你好你好我叫卢瀚文刚刚撞到你了真是很抱歉!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干嘛要告诉你名字。不就撞到了而已。”对方似乎不想多理这个小鬼,可是卢瀚文还是捏着他的衣袖不放。


“告诉我嘛告诉我嘛!少天爸爸说过,相遇了就是一场缘分!”


“刘小别。”男子趁着卢瀚文手上的力道减轻,侧身绕过,留下这三个字。


可是他们又怎会知道,他们之间的羁绊,岂会因为这个事情而了断。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在这个小镇做了最后的停留,他们便又起身,向荣耀之城走去。他们知道,走出了这里,迎接他们的,则又是一片森林。而荣耀之城,就在这片森林中。


荣耀历2015年11月1日,离比赛开始,还剩两天。


-拾壹-

“这就是荣耀之城吗?好漂亮!”黄少天仰起头看着那座悬浮在清澈的湖面上空的荣耀之城,发出感叹,“我曾想过千万种荣耀之城的样子,但就是没有想过这种!”


连一旁的卢瀚文也仰着小脸,时不时发出“哇”的感叹,那样子简直就像黄少天的翻版。


“那么我们要怎么上去?”黄少天感叹完了,将儿子抱在怀里,问一旁的爱人,“我们不会飞呀。”


喻文州笑了笑,伸手指了指旁边:“你看,那里是出租飞马车的地方。这样我们就可以上去了。”


“噢——”黄少天和卢瀚文一齐拖长音,眼睛里散发着别样的光彩。


三个人来到飞马车租借处,管理员在邀请函上敲了章,又一脸奇怪地看着他们,问道:“三人?”


“恩,是三人。参加比赛的是两人。这个孩子是我们的儿子。”喻文州接过邀请函,把它放回无限口袋里。


“儿子?!”这下管理员更加奇怪了。


“对,没错,是儿子。”将少天的手紧紧握住,这位大祭司笑着回答。


一张大脸和一张小脸贴着飞马车的窗户,瞪大眼睛看着外面的世界。


“文州爸爸你看那是什么!”卢瀚文发出一声惊呼。喻文州扭头看了眼窗外,是一精灵,他身姿优雅地向上飞去,留下精灵族特有的点点彩光。


紧跟着的是骑着扫把飞行的魔术师先生。他拉低帽檐,防止由于速度过快使他的帽子掉落。


然后喻文州看到了张新杰。他还是穿着牧师的白色袍子,只是骑在了一头巨龙上面,巨龙吼了一声,随即超过了前面的精灵和魔术师。


在经过喻文州所在的马车的时候,张新杰也看到了他。时隔多日不见的两位好友隔着特制的窗户,向对方露出一个微笑。比赛开始之后,他们就要成为对手了。


卢瀚文毕竟年纪小,经受不住劳累,已经靠在黄少天身上沉沉睡去。黄少天怕儿子这么谁难受,便起身与喻文州坐在一起,在对面留给儿子一个更舒服的空间。


“少天,”喻文州将黄少天搂住,“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爱上你。一开始我只把你当做搭档来看,甚至,与你缔结那个只有夫妻间才能缔结的相守一生的契约也是一个意外,但是现在我感到很庆幸。”


“什么?!”黄少天有些惊讶,“那个契约,原来是只有夫妻间才能缔结的吗?不过……那也正合适,我就是要跟文州相守一世!”


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话,勾唇笑了。他低下头,轻轻吻住自己的爱人。“唔……这样不好!儿子他还在呢!唔文州你要教坏小孩子吗!唔……”黄少天不再挣扎,他勾住对方的脖子,慢慢地回应他的吻,一直吻到面红耳赤才分开。


“所以说,遇上少天,也是一个最美丽的意外。”




注①:源于kokia《EXEC_COSMOFLIPS/.》周泽楷的宣誓即为它的歌词大意。


注②:源于《重生之贼行天下》。


注③:源于《Fate Stay Night》UBW版。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