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The Third Night完整版

最后还是把完整版放出来了。


-序-

来自远方的流浪者啊,

飘渺的歌声回荡,

口中吟唱的是大陆的诗谣。

传颂英雄的赞礼,

我将铸就你与我的史诗光荣!


人群中神秘的旅行者,

缄默的灵魂孤寂,

悄然踏遍前人的足迹。

追忆曾经——

寻觅属于自己的心灵奇迹。


-壹-

周泽楷在水珠连续不断落到地面上的声音中转醒。


嘀嗒——嘀嗒——


水珠划过光滑的钟乳石,汇集到尖端,终于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掉落在下面小小的水坑里,掀起小小的涟漪。


支起身子靠在身后的石壁上,打量着四周,他发现自己身处于一处巨大的山洞内。洞口有一个人,隔得有些远看不清容貌,他擦着自己的竖琴,旁边燃着篝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嘀嗒——


又有一滴水落在了周泽楷的脑袋上,不痛不痒,倒是带着一丝冰凉。


那人见周泽楷行了过来,便露出一个笑容,在篝火的照耀下显得十分真切。“醒来了?如果冷的话来可以来这边取暖,还有你的伤口我还要重新给你处理一下。”


声音中似乎有魅惑人心的力量,很容易使别人对这个人放下戒心。


伤……?


周泽楷依稀记得自己在立储大典过后,就一个人骑马离开教会向宫廷赶去。但是还没有到宫廷,他那匹一向温顺的马忽然狂躁起来,冲进了道路一旁的小树林,将他摔下马背。之后自己似是陷入昏迷,什么也不知道了。


低下头,瞥见自己的右手臂上缠着绷带,按照这个情况,估计那里是划开了一大道口子。刚才支起身子的时候没有注意,倒是不觉得痛,但是现在就感觉到愈发刺痒的痛意蔓延,血珠从裂开的伤口中一点一点渗出


见着对方站起身走向自己,周泽楷不由地提高警惕,没有受伤的左手伸进风衣的口袋里,握住了里面的武器。


“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毕竟虽然你是王储殿下,身价很高,但是我也更怕掉脑袋啊。”


似是调侃,然而语气中却流露出几分认真,“我叫江波涛,现在是个吟游诗人。你可能不太记得我了,我可是一直都记着你呢!”


周泽楷快速地回想了一下自己所接触过的人,他记忆力向来不错,可就是没有想起江波涛这个人。


江波涛也注意到周泽楷迷茫的眼神,他一边将对方的伤口重新清理包扎,一边道:“小时候……你每次出宫都由我陪着——消毒的时候会有些疼,小周你忍一下吧。”


周泽楷这才记起他五六岁的那段日子,身边总是跟着一个长得特可爱清秀的小人,他是皇宫里某个大臣的儿子。周泽楷表达能力不太好,所以经常由江波涛充当他身边的“周语翻译官”。七八年后那位大臣辞官回家,他们俩也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不由地抬起头看向那个一脸认真地帮他包扎伤口的人,很早之前便在心里发芽的东西现在开始极速生长,似乎有发展成为参天大树的趋势。当自己受伤的手臂能勉强活动的时候,便毫不犹豫地轻轻抱住对方,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气味。


“终于找到你了。”


-贰-

火苗跳跃着。江波涛拿着一根树枝,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燃烧着的木头。


“昨天立储大典上,我看到小周你了。恭喜小周成为王储呢。”


“谢谢……”周泽楷看着旁边江波涛垂下眼睑好看的模样,有些发愣,忽然想到自己的任务,又缓缓开口“江……搭档。”


江波涛有些不明所以。“诶?什么搭档?”他接过周泽楷递过来的邀请函,拆开来花了几秒钟的时间读一遍,结合自己所知道的内容,也大致有了些了解。“……所以说,小周要去参加全荣耀大陆魔法比赛,正好又碰见我,所以就让我做小周的搭档吗?”


看着对方眨巴眨巴的眼睛,江波涛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周啊,我现在就是一个游吟诗人。除了这把风琴,还有这一身……破衣裳,我就没有什么了,甚至都没有资格去参加比赛。”


游吟诗人的魔法来自内心,心地善良的吟游诗人可以为不幸者带来希望与勇气,并利用擅长的音乐魔法对抗恶徒的奸计。遇到腐败的地方领主,他们会反抗暴政,有技巧地躲避追捕,并鼓舞受压迫群众的勇气。音乐即是他们的魔法。


而江波涛的魔法属性则是属于精神系。他将精神力依附到竖琴上,用音乐对敌人造成伤害。但是一旦精神力使过度,轻者在一段时间内不能使用魔法,重者则会遭到反噬,面临着精神崩溃的危险,即使治愈了,也只能是废人一个。


江波涛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不敢过多地使用魔法。况且,如果参加这场魔法比赛,他注定会成为周泽楷的后腿,就算是想陪对方走下去,那也只能狠心拒绝。


周泽楷意识到自己被拒绝了,瘪瘪嘴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看得江波涛一阵心软,甚至想要改口“啊,其实一起去没什么不好的”,但是他知道,周泽楷适合更好的搭档。


“可是……江……懂我。”周泽楷又将江波涛一把抱住,像是被人抛弃的小媳妇,将头埋在对方的怀里,感受他的体温,“如果跟其他人,会造成困扰。”江波涛想了想,觉得这也没错。他的内心开始动摇了。


“江……去嘛。”


这……活脱脱的就是在撒娇!江波涛受到一记暴击。这么多年没有见了,这家伙长得越来越好看,但是这撒娇的本领倒是没有下降,再顶着这张“荣耀大陆的脸”,反而有种上升的趋势。


“好吧好吧,我陪小周去。”


周泽楷猛地抬起头,眼睛里似乎闪耀着星星,KIRA KIRA地在闪光。


“江,最好了。”


“不过到时候可别嫌弃我哦。”


“嗯。”


-叁-

两个人最终决定,先在这个山洞应付一夜,第二天清早就启程前往荣耀之城。


旅途的劳累让周泽楷很快入睡,江波涛坐在周泽楷边上,为明天的行程做准备。篝火早已熄灭,所以他将油灯点亮,亮起蓝色的火光。如果没有咒语,这油灯既不能点燃,又不能被熄灭。


他的行李并不多,其中最有价值的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便是那把可以作为武器的竖琴,还有一条项链。它可以使佩戴者在遭遇危险时收到结界的保护,但只能使用一次。


江波涛毕竟是游吟诗人,踏遍了荣耀大陆上许多地方,但是就是没有去过荣耀之城。他知道自己和周泽楷现身处于教会所属地的边缘地带,明天不必要再赶长时间的路,就能来到宫廷所属地的某个较为繁华的小镇。到了那里,他们就可以找上一家旅馆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身边忽然传出低低的呻吟。江波涛往旁边望去,发现周泽楷紧闭着眼,脸上呈现出不自然的潮红,好看的眉头也皱在一起。


典型的发烧症状。小周的体温烫得惊人。江波涛想着,起身来到山洞旁边的小溪旁,将干净的毛巾用冰冷的泉水打湿,回到周泽楷身边敷在他额头上。又给他喂了具有退烧效果的小药丸,病情这才有所好转。


江波涛叹了口气,原来想睡一会的,谁知现在是连睡的时间也没有了。


到了后半夜,周泽楷的烧才开始慢慢退下来。期间他迷迷糊糊醒过来一次,但马上有睡着了,只是紧紧攥着江波涛的衣角,不让人离开。


次日,周泽楷睡到九点才醒。从江波涛口中知道晚上发生的事情之后,便咬着下唇迟迟不说话。过了半响才抬起眼,问:“补偿……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小周的意思是,要嫁给我作为我昨晚照顾你的补偿?”江波涛笑着问。周泽楷点点头,头顶上翘起的一撮毛也随之忽上忽下的。


因为喜欢你啊。周泽楷在心里默默补上一句。


“如果就因为我昨天照顾小周的原因,就让你以身相许的话,小周不觉得你自己亏大了吗?”周泽楷摇摇头,表示“完全没有”,但是江波涛还是自顾自地继续讲,“而且结婚可是人生大事,小周又是王储殿下,说实在的我觉得自己反而配不上小周呢。做做好朋友就行啦。”


江波涛说完站起身来,拍拍自己的衣裳,背上行囊,扭头道:“小周觉得身子好点了没?如果可以的话,那么就出发吧!”


-肆-

周泽楷虽然在江波涛拒绝自己以后,表现得也很平常,但是心里却难受地要命。


不管了不管了一定要让小江喜欢上我!周泽楷跟在江波涛后面,看着那个人不高大却让人感到心安的背影,下意识地握紧了藏在宽大袖子里的拳头。


翻过一座小山丘,就可以看到作为下一站的城镇。虽说只是一个小城镇,但傍山依水,加上离荣耀之城也比较近,称的上繁华。周泽楷常年呆在皇宫里,也不经常出去走走,所以对于小镇上道路两边贩卖得小玩意儿很感兴趣。


“叮叮当当”的声音忽然传进两人的耳朵。“上好的玉诶!佩戴者可以通过玉来增加自己的魔力属性!不一定要与自己契合!也就是说!你只要佩戴了这个玉手环!那么!你可以使自己的魔力增加!甚至是使用其他属性的魔法!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小贩扯着嗓子叫喊着。为了能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更大声,他还使用了扩音魔法,一时间整条街就他那里声音最为突出,理所当然的吸引了大片的目光。


周泽楷好奇心重,也拉着江波涛凑过去,想瞅瞅那是什么玩意儿。小贩已被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有人手上套着玉手环,欢喜地与他们擦肩而过,有人看着自己的钱包,哀叹着里面的金币不够。


“小周是怎么觉得的?这种手环我也这是在游历大陆时听其他人说过,但是也只有达官贵人们才拥有的吧?小周是皇室里的人,所以应该对这种魔具有一点点了解?它们是不是正品?”


江波涛压低声音问一旁的周泽楷。


“……不确定。触摸,估计可以。”


周泽楷说着,握住江波涛的手腕往人群里面挤去。好不容易挤到摊位前,发现摊子上的手环已经买得差不多了,还剩零星几个,随意地躺在那里。他用右手食指指腹轻轻触碰了一下红色的火系手环,一股熟悉的力量顿时蔓延到全身。又触碰了蓝色的水系手环,亦然。


他回过头冲江波涛点点头,“真的。”又转而将那个散发着红色微光的火系手环放在摊开的掌心上,问小贩,“多少?”


小贩堆起笑容冲周泽楷道:“一百五十个金币,拒绝砍价还价哦。”江波涛闻言,大惊,一百五十个金币啊!这是一个平民三年不吃不喝不消费的最理想收入啊!不过毕竟是皇室出身,只见周泽楷一脸淡定地从怀中掏出钱袋,欲付钱,但手环却在他手掌即将合拢时被人拿走。


顺着那人收回的手望去,周泽楷看到自己不远处那个挂着吊儿郎当笑容的纨绔青年。他不禁皱眉,这青年的做法到底是几个意思?


“这枚手环,我出二百个金币来买下它。小贩,我开价更高,所以这玩意儿理应是给我的吧。”青年乐呵呵地丢给小贩一大个钱袋,“里面是是两百一十金币,剩下的十金币就当给小贩你的小费吧!”


小贩接过丢过来的钱袋,毫不犹豫地打开,顿时笑开了眉眼,还取出一个咬了咬,确认是金的,才放回去,揣进怀里,生怕被人抢走。


“这位先生这你就不对了,这枚火系手环,明明是我的这位好友拿着的,即将付款时就被你抢走,大家也看到的。所以请你还给他。”江波涛此时也不满地皱着眉头,幸亏他脾气还行,否则早就发怒了。


“哈哈哈哈哈哈抢?只是你这位朋友付钱的速度慢了点怎么能说我抢呢。而且这是最后一枚火系手环了,正好能提高我的魔力值。这样,如果你这位朋友赢过我的话,那么我就自愿把手环让出,并且我付的钱也不会要回来,怎么样?”纨绔青年将手环套在食指上反复把玩,好似在弄一个玩具一样。


周泽楷盯着对方手上的手环,脸上的表情更加阴沉了。“去哪里比。”他问,声音都不自觉地冷了许多。


“比赛啊……那就去郊外的后山好了。怎么样,来不来?”青年挑衅地看着周泽楷,当听到他说“好”时,眼中的挑衅意味更浓了。


江波涛有些担忧,轻轻握住周泽楷的手,周泽楷回过头,勾起唇微笑了一下,示意他不要担心。


郊外的后山上,除了即将开始比赛的两人,还有一些居民,以及选出的裁判。


周泽楷从风衣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银武“荒火”和“碎霜”,这是双枪,“荒火”为火系魔法,“碎霜”则为水系魔法。围观群众中一些德高望重的老人不禁严肃起来。自古以来,能完美地把握两种及以上魔法的人少之又少,更何况这两种魔法相克。那位青年,绝对不是简单的人啊。


接下来,周泽楷的表现更让观众拍手叫好。速射,散射,左右开弓,承前启后,他制造出的枪林弹雨,给予观众们强大的视觉冲击。但是这只是比赛,也不能将人杀死。


江波涛也是头一次见识到周泽楷完美的枪体术,看着看着,心头的担心就逐渐被惊讶所替代。很明显,那位纨绔青年已经占了下风,局势也不可回转,多战也无异。


最后裁判叫停,他们也便停手。毫无疑问地,周泽楷获胜。青年闹了脾气,将手环往这位神枪手怀里随便一扔,甩下重重一声“哼”就转身走开。


镇上人看得尽兴,晚上也准备了美酒美食招待他,据说这纨绔青年是某商贾之子,他父亲跟镇长熟识,所以向来横行霸道,人们已经忍他很久了,这回比赛赢于他,也是出了他们这口恶气。


就在人们把酒言欢时,有人来通知,镇长召这位胜者去他办公室。


-伍-

镇长办公室内,镇长面容严肃地看着坐在沙发上高傲地翘着二郎腿却被打得满脸擦伤的青年。


“……这么说,这一身伤,是你比赛时候弄得咯?”


“是的。比赛也是我提出来的。”青年愤恨地指着周泽楷的鼻子,怒道,“可是这家伙!偏偏下手那么重!我都没有伤过他!皮被磨破了暂且不说!我脸上还满是伤!伯伯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一旁的江波涛轻笑,伤过?分明就是伤不着吧?周泽楷倒是没说什么,反而青年的父亲也出来道:“镇长啊,你说说,这没有落下病根到还好,万一落下病根了呢?所以啊,我觉得,至少要赔偿五百个金币,作为医疗费。”


“还有还有,伯伯,我觉得如果可以的话,五百个金币可以少点,他模样挺俊的,我倒是想娶他回家。”荣耀大陆上娶男妻这事也正常,但这话让江波涛差点没笑出声来。


镇长一拍桌子,怒道,:“你们父子俩也是越来越放肆了,要我说,你们幸好没有伤着王储殿下,要是伤着一根毫毛,五万个金币你们都赔不起!还想娶殿下回家?!胆子还真够大的!现在还耽误了殿下去荣耀之城的行程,你们说,该怎么办!”


青年和他父亲听完镇长的话,面面相觑,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王储殿下?眼前这个青年竟然是王储殿下?


“还坐在那里干嘛!殿下还站着!你们就坐在沙发上?!殿下没说什么就已经够好的了!”镇长说着,随手抄起旁边干净的烟灰缸,砸在青年身上,生疼生疼的。


两位这才如梦初醒一般,跪下来,道:“罪民刚才说话失了分寸,不知王储殿下大驾光临,还请殿下赎罪。”


周泽楷冷眼看着跪着的两人,动了动唇:“算了。江,回去。”说罢向镇长点头示意,捏着江波涛的衣袖转身离开。不过江波涛明显还没回过神,刚刚听着青年要把周泽楷“娶回家”的话,虽觉得好笑,但是就是莫名生出一股怒气。并非 是周泽楷是王储,身份高玷污不得,并非因为周泽凯是王储,身份玷污不得,只是对于那些想染指周泽凯的人,心生厌恶。


自己,不会是喜欢上小周了吧?江波涛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转而一想,还觉得挺正常的。自己其实是喜欢小周很久了吧?只是之前一直没发觉而已。那……小周喜不喜欢我?


江波涛一旦有了这个念头,就更加注意周泽楷了。越注意,越觉得对方也是喜欢着他的。这时周泽楷已经快到人们开聚会的地方,却突然停了下来。


江波涛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只见周泽楷拿出手环,递给他:“给你。”他有些慌张:“小周这是要给我?我的话有些不适合啦。小周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周泽楷摇摇头:“火系,攻击强。防身。”江波涛还想再推辞,但是听到周泽楷的话,不免有些感动,再加上对方坚定的眼神,拒绝的话到口中又被自己硬生生地咽下。


-陆-

过了小镇是一片森林,他们赶了几天路却还是没走出树海。江波涛抬头看着夜空中星河,估算着剩余的路程:看来今天要在这里露营了。


江波涛熟练地将帐篷搭好,周泽楷则去森林深处找些可以吃的野果或者野兽。可是等了好久,还是没有等到他。江波涛有些担心,便照着周泽楷离开的方向寻找。


还没走几分钟,江波涛就发现前面的路上有一个大坑,估计是猎人留下的。他凑近一看,发现周泽楷灰着脸,呆在坑底,眼巴巴地望着外头。看到江波涛来了,裂开了一个笑容,“江……”语气中有高兴,但是还有几分委屈。


江波涛好不容易将周泽楷从坑里拉上来,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只能怪他走路不小心,掉进了猎人的陷阱。


“补偿……以身相许?”


周泽楷又呆呆地问出这么一句话。江波涛也不该怎么回答。


“那小周,喜欢我吗?”


“喜欢的。”周泽楷忙不迭地点头,觉得一遍不够,再说第二遍,“喜欢小江的。”


“小周对于我,是怎么样的喜欢?”江波涛继续问。


周泽楷略微红了脸:“想给小江做媳妇。的喜欢。”他顿了顿,努力将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所以话也不自觉地多说了一点,“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喜欢。”


江波涛听了周泽楷的话,装作没啥感觉地开口:“让小周做我媳妇,不好。小周可是王储殿下,我只是一个游吟诗人,要娶小周根本不可能。”他看着周泽楷失望至极的脸,忽然又笑道,“相比起来,我倒是更希望小周能把我娶回家呢。”


他满意地看着周泽楷由失望慢慢变为惊喜的脸,上前一步,捧起对方的脸,手指沿着他优美的的唇线轻轻触摸,然后吻了上去。


-柒-

两人瞪着眼睛直勾勾看着眼前那个悬浮在半空中自带圣光的荣耀之城。江波涛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到那里去,此时此刻他想把心中的激动通过呐喊吼出来。


不远处是租赁飞马车的地方。周泽楷忽然加快了脚步,看中一辆飞马车要上去。江波涛见状也赶在他后面。


周泽楷站在马车的上车入口,转身,优雅地弯下腰,左手放在背后右手做出“请”的姿势,微红着脸断断续续地问道:“江……愿意跟我……一起……一起去……比赛……吗?”


江波涛呆了一下,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伸出手放在对方的手上,借着力量上了马车,回答道:“自然是愿意的。”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