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塔的守护神[江周]

属于塔的守护神[江周]

 

 

 

-壹-

 

我永远在沙岸上行走,在沙土和泡沫的中间。

 

高潮会抹去我的脚印,风也会把泡沫吹走。

 

但是海洋和沙岸,却将永远存在。

 

 

 

周泽楷拥有一座海边的瞭望塔。准确来说,他是这座塔的守护神。而塔,也是他从上任守护神手中继承过来的。他的前辈将塔交给他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小周啊,这塔就交给你了,要知道塔对于船只来说可是很重要的呀!”然后又语重心长地讲了一大堆,得到周泽楷坚定的眼神时,才放心离去。

 

 

 

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塔的周围也在不断变化。那片沙滩,从著名的风景区,变为只有两三个小孩玩耍的乐园。周泽楷也一直尽职地工作着,但是寂寞在所难免。

 

 

 

闲暇之时,他会走出塔,在沙岸上行走,在沙土和泡沫的中间,感受着舒服的海风。他想跟那群天真的孩子们玩,但无奈他是守护神,人们是看不到神明的。

 

 

 

于是他就在孤独和寂寞中度过每一天。没人跟他交流,他的话也变得越来越少。

 

 

 

周泽楷以为他会一直这么下去,只要有时间,他终究会习惯。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无法战胜孤独。他回想起前辈在卸任的那一天如释重负的表情,忽然明白了无论是人还是神,都是不喜欢孤独寂寞的。

 

 

 

直到某一天,那个人的到来。

 

 

 

他记不清那是他当上守护神的第几年,可能是二十五年,也可能是三十五年。这些日子对于神明来说不算多,但是在孤独面前,他还是觉得似是过了许久。

 

 

 

那个人推开塔底陈旧的木门,上了吱呀作响的木质楼梯。周泽楷知道是有人来了,但是他没有什么反应。反正人类是看不到他的,就算到达最上面,看到的也只有残破的墙壁罢了。

 

 

 

感受到身后的气息,周泽楷转头看了一眼来人。不由地呆愣了片刻。那个人长得挺好看的,尤其是那双眼睛,充盈着笑意,就在他回过头的那一瞬间,他听到后面那人说:“你好呀,我叫江波涛。”

 

 

 

于是周泽楷的头又硬生生地扭回来,他惊讶地看着那位自称是“江波涛”的男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动了动嘴唇:“你,看得见我?”

 

 

 

“对呀,”江波涛点点头,“毕竟我是掌管着这片海域的神明嘛。前几天从东海赶回来,听闻塔换了一个长得极为好看的守护神,便想来拜访拜访。”

 

 

 

周泽楷歪着脑袋想了想,觉得自己终于有伴了,也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你好。”

 

 

 

这天江波涛与周泽楷说了很多,但主要是江波涛在讲,周泽楷负责听。他听江波涛讲好多好多海里有趣的事,很快入了迷。

 

 

 

江波涛临走的时候,周泽楷在楼梯上目送他。

 

 

 

“周泽楷。”他开口。

 

 

 

江波涛回过头,问:“周泽楷?你的名字?”

 

 

 

“嗯。”他点点头,后又补充了一句,“今天,很开心,以后常来。”

 

 

 

江波涛笑了,眉眼弯弯:“好的,一定。”

 

 

 

-贰-

 

一粒珍珠是痛苦围绕着一粒沙子所建造起来的庙宇。

 

是什么愿望围绕着什么样的沙粒,建造起我们的躯体呢?

 

 

 

江波涛几乎天天来周泽楷的塔里。每次来都带着各种小生物,同时还有新奇的故事。

 

 

 

周泽楷发现自己对于江波涛,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情。他知道,用人类的话来说,这叫“喜欢”。可惜当周泽楷意识到这一点时,这份感情已经收不回来了。

 

 

 

江波涛一边给周泽楷讲故事,一边把玩着周泽楷杠杆送给他的礼物,那是一块紫水晶。不大,但是特别好看。

 

 

 

几只小蟹驮着一只蚌壳停在江波涛面前。江波涛伸手去拿,打开,里面的肉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粒漂亮的珍珠。他取出珍珠,忽的停下了故事,转而问:“……一粒珍珠是痛苦围绕着一粒沙子所建造起来的庙宇。那么,是什么愿望围绕着什么样的沙粒,建造起我们的躯体呢?”

 

 

 

问得太有哲学含量,周泽楷一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江波涛也知道这个问题有些难了,因此也没有硬逼着周泽楷回答。他把珍珠放到周泽楷的手心里,继续道:“小周可以告诉我吗,你的愿望。”

 

 

 

周泽楷沉思了片刻,回答:“想跟江……”他将“在一起”三个字咽下去,换成了,“去海里。”

 

 

 

江波涛听到周泽楷的回答,笑着伸手去揉他的头发。周泽楷的头发软软的,摸上去很舒服,江波涛便不想收手了。周泽楷红着脸抬起头,可怜巴巴地唤了声:“江……”他不是不喜欢,而是这个动作让他心跳莫名的加速,再这样下去……情况会越来越糟糕的。

 

 

 

“小周不喜欢的话,那以后我不这样了。”

 

 

 

周泽楷依旧红着脸,摇头:“喜欢的。只是……不习惯。”

 

 

 

江波涛一听,心里一动,下意识地去亲周泽楷的脸。待他反应过来时,他的唇已经贴上了对方的脸颊。快速离开,将手握成拳头,放在唇边干咳了两声,掩饰自己微微发红的脸颊。

 

 

 

“那么小周,我们出发吧。”

 

 

 

“咦?”周泽楷还没从刚刚的那个吻中反应过来,呆呆地问了一句。

 

 

 

“去海里啊。”

 

 

 

“真的?”周泽楷听了,眼神里散发出异样的光彩。

 

 

 

“嗯,真的。”

 

 

 

蓝色的海水,漂亮的珊瑚,可爱的小鱼,海里是周泽楷从未看到过的世界。江就是在这里生活的吗?真好。周泽楷想着,不禁羡慕起江波涛来。

 

 

 

江波涛牵着周泽楷的手,带领他在海里游玩。虽然海水有些冰凉,但是周泽楷还是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暖暖的体温。

 

 

 

唇上忽然多了一片柔软的东西,周泽楷不由地睁大眼,江波涛的脸近在眼前,那人轻轻地闭上眼,表情近乎虔诚。

 

 

 

-叁-

 

这世界为我们两个人是不够大的。

 

 

 

“小周,我喜欢你哦。”

 

 

 

耳畔还回荡着几天前回到岸上时江波涛说出的话。那天周泽楷没有马上回应江波涛,他也没急,只是说:“过几天我就要暂时离开这个地方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但是小周,我希望等我回来时,能得到你的回复。”

 

 

 

好吧,周泽楷想,那就等他回来。

 

 

 

无论等多少年,神明的寿命很长,不是么。

 

 

 

周泽楷这一等,就又是一个十年。

 

 

 

他又回到了没有江波涛的生活,但比以前更耐不住寂寞。

 

 

 

海浪拍打在礁石上,海鸥在半空中鸣叫,这片海域,除了过往的船只,再也没有人来了。不过也好,这样的话,这里就真正地属于他和江波涛了。周泽楷趴在窗台上,摸摸自己的嘴唇,被亲吻的那种感觉仿佛还留在上面。

 

 

 

忽然,他看到了有人推开了塔底的门。

 

 

 

那是……

 

 

 

迫不及待地跑下楼,心脏跳地非常快,好似要冲破胸膛。

 

 

 

终于等来了,那个人。

 

 

 

一直想要将自己的心意说出口,传达给他,但是没有机会。这次,一定要……

 

 

 

“江。”

 

 

 

“小周。”

 

 

 

两个人同时叫了对方,四目交汇了几分钟后,又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周泽楷站在楼梯上,只需要几步,就能来到江波涛的面前。

 

 

 

可是他跳下来了。

 

 

 

江波涛顺势接住了周泽楷。阳光透过敞开的门,打在相拥的两个人身上,美得就如同童话。

 

 

 

“我回来了。”

 

 

 

“嗯。”

 

 

 

欢迎回来,还有。

 

 

 

我喜欢你。

 

 

 

这世界为我们两个人是不够大的。

 

 

 

但是,已经足够。

 


 


 


 


 

终于写完啦。每篇的开头来自纪伯伦的《沙与沫》。也是看了这些句子就有的脑洞,两天写完这么点,然后打字也是偷偷打的,一小时不到,可能会有几个错别字什么的。我手速不济别打我。

 

甜甜的江周。

 

祝食用鱼块。

 


评论

热度(19)